宏立城集团:神盘“陨落” |

  【编者按】它们,低调,神秘,家底殷实,它们顽强,有特色地深耕一方,不追求上市。乐居财经开启“隐贵房企”大起底系列,挖掘它们水下冰山的故事。本期关注起家于贵州的宏立城集团。

  策划:陈海保

  统筹:王敬宾 王彩霞

  撰稿: 牧云

  编辑:于婞

  亚洲四大服装设计师马艳丽、何国钲、菱沼良树、汉宋,CCTV著名主持人王小丫、陈伟鸿,亚洲当红明星、中国十佳名模、30位亚洲顶极名模……12年前,一场时尚盛典跨界引爆娱乐圈和地产圈。

  这场时尚盛典的幕后操盘手,正是宏立城集团。2007年,宏立城开发的山水黔城项目开盘。彼时的贵阳,品质楼盘稀缺,而山水黔城则以“亚洲时尚大典”、“精装修高峰论坛”等一系列大型活动和连续的广告轰炸,加之在贵阳地产推广中前所未见的每天八个版的报纸广告,以及当地购房者从未接触过的“精装房”等概念,一举成为当时的“网红”楼盘。

  山水黔城的成功,让宏立城赚得盆满钵溢。随后,宏立城又连续投资了“中国第一神盘”花果园和印尼大盘美加达新城。不幸的是,花果园的成功并未能复制到印尼,美加达让宏立城陷入困境——资金承压,高管离职,变相裁员,项目烂尾。

  兜兜转转一圈,宏立城将目光再次投向它发迹的地方——贵州,重新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宏立城官网信息显示,目前花果园项目仍有尾盘在售,而宏立城也处于再次转型之中。业内人士分析称,宏立城将精力重新投入贵州,可能是其“瘦身避险”的征兆。

 “神盘”缔造者

  宏立城创立于1998年,之前一直在贵州遵义承建建筑工程,2005年开始转往贵阳发展。2007年,山水黔城的成功,打响了宏立城在地产界闯荡的第一枪,也为宏立城积累了继续开发花果园的初始资本。

  2010年,宏立城启动了总投资300亿元、总建筑面积560万平方米的花果园彭家湾改造项目。彼时的花果园彭家湾片区是贵阳市已经存在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城市伤疤”。“危旧房遍地、道路交通拥塞、垃圾随处可见,因环境脏乱差现象严重,治安状况混乱无序,城市管理实施困难”,这是官方媒体对改造前彭家湾片区的描述。

  随着彭家湾片区的改造,五里冲片区这个当时“城郊结合部”的改造工作也被宏立城在2011年顺带拿下。五里冲片区总占地面积3000多亩,内部有约5万人口,同样也是贵阳城市“伤疤”之一。据公开资料,五里冲片区于2012年启动改造,投入资金达600亿元。

  此后,便是风风火火的去化过程,彭家湾和五里冲并为整个花果园项目,为宏立城带来了超过千亿的货值。

  事实上,花果园项目的成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当时,面对贵阳花果园棚户区区改造工程,省市区各级党委政府确立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开发思路,通过一系列的政策支持,极大降低了宏立城前期的拿地成本,并加速了宏立城的资金回笼。

  此外,由于花果园项目体量巨大,还采取低价策略以价换量,每平米5000多元的开盘价几乎只有当时贵阳主城中心平均房价的40%左右,这也为宏立城带来了滚滚现金流。2017年,宏立城获贵州省民营企业100强称号,位列三强之首,成为了贵州“最赚钱”的企业。同时,宏立城也以8.34亿元纳税总额位居贵州省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花果园项目之前,宏立城集团曾在2007年注册成立有贵州大地之舞城市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目标花溪区,项目案名“大地之舞”。据公开资料,如果大地之舞项目在当年顺利实施,那么也将成为一大“神盘”。一份该项目的前策文件显示,该项目占地11700亩,除却沿河退让土地,项目可用土地约8200亩。不过后面因某些原因未能实施,才有了花果园项目。

宏立城集团:神盘“陨落” |

 印尼滑铁卢

  一切的风光都在2017年底戛然而止。随着花果园项目的销售接近尾声,宏立城开始寻找下一个“神盘”。而这,也是导致其发展陷入困难的首因。花果园之后,宏立城的眼光已经不满足于国内项目,将目光投向了印尼。

  据公开报道,原宏立城一位副总接受采访时表示,宏立城集团掌门人肖春红当时认为国内其他项目“没有超越性,没有挑战性,他要搞就要搞一个更大的。”

  于是,位于印度尼西亚,占地面积高达2200万平方米的美加达新城项目诞生了,这个项目占地面积超过花果园项目数倍。公开报道显示,美加达新城价值278万亿印尼卢比(约合人民币1311亿元),将成为雅加达最大的卫星城。2018年,宏立城资金链紧张的传闻不时传出,花果园项目中心收尾的海豚广场和双子塔(中环一号)施工进度缓慢。

  2019年初,财联社等多家媒体发布宏立城深陷印尼项目无法自拔的报道。多篇报道称,宏立城“梦断”印尼美加达,陷入资金危机。据报道,美加达新城最初由印度尼西亚最大的金融控股财团之一力宝集团(Lippo Group)单独开发,宏立城加入后,力宝负责项目土地,宏立城负责项目的建设和销售,项目的建设总承包商是中建四局。

  然而,由于贸然进入,对当地的房地产政策和市场也没有做深入的调查,快速销售高周转来回笼资金的方式在当地行不通,加之前期大规模投入资金,以及国内融资渠道受到限制,宏立城很快便陷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中。

  资金压力下,公司高薪体系瓦解,公司原总裁级高管张云计及分管工程、成本、设计、营销、财务的副总裁纷纷离职。从2017年起,宏立城通过停发年终奖、延长试用期等方式,开始变相裁员。

  更要命的是,印尼的购房政策不适合中国人去投资买房。因为外国人使用工作签证购房,工作签证每年变更号码,导致无法办理房屋证件。关键的是,无法购买所有权,购房者则很难向印尼的金融机构申请到贷款。

  最终,美加达新城烂尾,宏立城在国内的项目运营也面临窘境。2018年,宏立城的离职潮如期而至,公司发展前景堪忧。在此之前,铸造了“中国第一神盘”的宏立城还和碧桂园擦出过火花,在2017年9月26日双方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希望全面开展多种合作模式。然而,最终也因合作地块债权关系复杂等因素告吹。

 肖春红印象

  宏立城的传奇,与其掌门人肖春红密不可分。对外界来说,关于肖春红最多的描述就是其“生于1968年,祖籍湖南,喜欢抽湖南烟,在贵州遵义起家”。实际上,肖春红与贵州房地产界另一大开发商——中天金融掌门人罗玉平曾有交集。

  据公开信息,上世纪90年代初,肖春红与罗玉平合作,在遵义从事建筑工程承建,不久两人来到贵阳发展。1998年至2004年,罗玉平曾担任贵州宏立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大约在2005年,罗玉平与肖春红分家。

  在圈内,肖春红给人的印象是低调,相关报道称其“几乎不接受采访”。有业内人士表示,肖春红“行事作风硬派、雷厉风行”,这从海豚广场内部重新装修,以及刚建成不久的兰花广场(现中环广场)改造情况来看,也确实如此。

  “我在宏立城期间几乎与肖老板没有深入接触,只是在艺术中心等场合见过几次,他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非常果敢精明,并且眼光很准、很大也很远。”一位曾在宏立城集团任职中层多年的欧先生对肖春红如此评述。

  对于宏立城,欧先生的感情很复杂。“初加入宏立城的时候,它的整个规划很宏伟,想法很好,各方面运营都是良性发展的,给人以希望。而在我第一次离开的时候,公司已经有点在走下坡路了。”

  “在商业管理方面,公司没有经验,总是需要去聘请其他的管理团队,比如国贸、华润、万达的管理团队都请过,花了大量的资金去扶持,再加上投资战略上的失误,使得公司陷入了一定的困境。”

  谈起宏立城,欧先生依然对老东家感到骄傲。“作为一个贵阳本土做大做强的房地产企业,能够和中天齐头并进,并且每当我出差或者出去玩的时候,大家都听说过花果园宏立城时,那种骄傲是油然而生的。”

  早在2016年,宏立城便开始谋求转型,一方面运营重心逐渐转向商业管理,另一方面则谋求与政府及其他企业将花果园打造成智慧城市。2017年,宏立城与腾讯签署了合作,并启动了“宏旗计划”高管团队领导力培训项目,希望推进战略转型向纵深发展。

  目前宏立城官网对企业的介绍为“涵盖综合地产开发、商业运营、物业管理、智慧城市、教育医疗等领域的多元化集团公司”。但是,欧先生认为宏立城的管理存在问题,“我个人认为,在肖老板的麾下,并没有一批得力骨干。”

  不过,从宏立城集团的企业关系图谱来看,宏立城元老张黔,亲密的投资合作伙伴彭家恒依然与宏立城关系紧密。

宏立城集团:神盘“陨落” |

宏立城集团:神盘“陨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