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挖通上市极速“隧道

 乐居财经 张丹 发自北京

  成立仅17个月,递交招股书不足30天,瑞幸咖啡(以下简称瑞幸)正式上市,成为全球最快IPO公司,刷新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速度记录。

  5月17日晚,瑞幸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交易,股票代码LK,发行价17美元,发行3300万份ADS(美国存托股份,大多数外国公司股票以这种方式在美上市交易),共募集资金6.95亿美元。

  瑞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好于质疑者的预期。上市首日,瑞幸咖啡以2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47%)的高位价格开盘,并在盘中最高涨至25.96美元,随后股价开始下跌,至北京时间今早收盘时报收于20.38美元,较发行价涨幅19.88%。盘后瑞幸咖啡股价为20.06美元,出现1.57%的微跌。

  瑞幸是新零售风潮中跑出来的幸存者,成立至今已三轮资本加持,如今又成功上市,而更多和它一样“只花钱未盈利”的新零售企业多因资金问题难以续命,在媒体报道中,七只考拉、果小美、领蛙等均在阵亡名单。

 上市的关键一环

  从成立之初,瑞幸以钱换规模,用补贴吸引客户。在首次披露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近9亿元后,引发行业争议。自此,“亏损”成为瑞幸撕不掉的标签。

  然而,这些都成了瑞幸在招股书中展示的资本,也是其敲开上市之门的关键之钥。

  通过持续补贴,瑞幸的门店数量、销售咖啡杯数、用户数量都有显著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已在全国拥有2370家直营门店,累积超过1680万交易客户。

  在招股书中,瑞幸引用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研究报告,如果按门店数量和销售的咖啡杯数计,瑞幸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及增长最快的咖啡连锁品牌。

  “快”是瑞幸的标签,行业人士将之形容为:快到看不懂瑞幸的打法。2018年5月宣布正式入场,在此之前,瑞幸已在北京、上海等13个城市试营业,并完成了525家门店的布局。

  这样的门店数量和用户数量,是钱治亚花钱培养起来的,也是她不计盈利的结果。招股书显示,2019年一季度,瑞幸经营亏损5.3亿元,2018年经营亏损16亿元。一年多的时间亏损了21.3亿元。

  亏损并未让资本市场对瑞幸望而生畏,反而对这种“新兴成长型公司”欣然接受。

  2018年瑞幸收入低于10.7亿美元,符合“新兴成长型公司”的标准。在招股书中,瑞幸简单地一句话:使用该定义所拥有的豁免权。不仅上市要求及流程有所简化,而且享受多个特权,比如不受审计师认证要求的约束、不用遵守新的活修订的财务会计准则等,为瑞幸的上市路自动屏蔽多重条件阻碍。

  瑞幸的这张底牌,是其递交招股书24天之后能够快速上市的重要一环。

  持续亏损不盈利,瑞幸早晚要上市,这是行业早就预测到的,只是上市犹如龙卷风一样来得太快,但这或许早在陆正耀和钱治亚的计划中。

 又一个“神州租车”?

  “瑞幸从无名到周知,带着很明显的资本运作气味。”这是行业里对瑞幸评价最多的,不仅仅是因为瑞幸短期进行多轮融资,更在于其运作模式,咖啡更像是瑞幸的一个金融项目,快速地进行一轮轮的融资。瑞幸的运作模式跟神州租车的打法如出一辙。

  今年43岁的钱治亚,在辞职创立瑞幸咖啡品牌之前,是神州优车副总经理,是陆正耀口中亲切称呼的“大徒弟”。钱治亚在2004年从武汉来到北京,就跟着陆正耀一起创业,从神州租车行政人事经理、总监一直做到神州优车COO。

  对于追随陆正耀10余年的钱治亚,或许深受陆正耀影响,又或者原本就是想按照陆正耀的打法再闯出一条路来。瑞幸的操作几乎完全复制了神州系的资本运作、烧钱扩张、流量营销等手段。

  身为福建人的陆正耀,在2007年创立了神州租车。资料显示,陆正耀在拿到投资后,迅速发起价格战,降价幅度高达30%-50%,在不断的价格战与融资下,神州租车的市场占有率不断攀升,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租车平台,并于2014年9月在港挂牌上市。

  如今,瑞幸在走跟神州租车一样的道路,甚至可以说,瑞幸就是神州孵化的新板块。瑞幸看似独立的背后,处处都有神州系的身影。

  2017年钱治亚从神州租车集团辞职,决心创立一个咖啡品牌,陆正耀可以说是倾囊相助,不仅精神上给予鼓励,而且在资金、物力、人力都给予极大支持。这在行业里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

  瑞幸最初所有的资金来自创始人团队的自有资金,和陆正耀的个人借款,约5亿元。而且,陆正耀把神州优车位于北京大钟寺的总部划出一块来,租给瑞幸做办公场地,甚至早期的瑞幸人员都是来自神州。

  2017年10月5日,瑞幸第一家内部测试店在神州总部一楼开业;同月,第一家外测试店在北京银河SOHO开业。自此,瑞幸以快速开店辐射全国。

  资本是瑞幸无所顾忌开疆扩土的关键来源,在瑞幸上市之前的3轮融资中,持续跟投的君联资本、愉悦资本、大钲资本都与神州有着相当密切的联系。

  从公布的瑞幸股权结构也可以看出,几乎都是神州系的老熟人。资料显示,上市完成后,瑞幸董事长陆正耀的持股比例从30.39%稀释为26.06%,钱治亚的持股比例从19.59%稀释为19.35%,而以黎辉为代表的大钲资本及刘二海所代表的愉悦资本持股比例则分别变为10.16%及5.76%。

 新赛道老对手

  在中国市场,瑞幸一直将星巴克作为标靶。

  对标星巴克让瑞幸迅速走到大众视野,也让瑞幸逐渐从小众变得“主流”。捆绑星巴克,一度让行业认为瑞幸是星巴克在中国最有力的挑战者。

  “瑞幸跟星巴克不是一个量级,也没有可比性。”这是星巴克爱好者一直在强调的。但是,事实上,瑞幸的确将星巴克视为头号竞争对手。

  瑞幸的出现,源于钱治亚对星巴克在中国咖啡市场独大的不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作为重度咖啡爱好者的钱治亚,认为中国的咖啡市场不能只有星巴克,带着这样的想法,决心做出一个咖啡品牌,于是瑞幸咖啡诞生了。

  瑞幸2019年的战略目标是赶超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在钱治亚5月17日瑞幸上市的六条宣言中,几乎都在“暗讽”星巴克,比如“好的咖啡其实不贵、你喝的是咖啡还是咖啡馆?、中国咖啡与美国咖啡的差距在哪里”等。

  不过,对于瑞幸的激进,星巴克也并不是无动于衷。

  2018年9月星巴克在中国地区上线外卖服务“专星送”,目前覆盖范围已经扩大到58个城市。星巴克CEO Kevin Johnson在今年4月财报电话会上提到,到10月,中国地区提供外送服务的店铺将增加到3000家。

  此外,在发布4月财报时,星巴克预计,2019年将在中国新开近600家门店,截至3月31日,星巴克在中国共有3789家门店,同比增长17%。瑞幸在2019年的开店目标是,新建超过2500家门店,总门店数超过4500家。

  对比收入,瑞幸与星巴克的差距还很大。2018年星巴克实现营收247亿美元,瑞幸咖啡在2018年总营收仅为8.41亿元,即1.25亿美元,仅为星巴克的0.5%。而且,截至今年3月31日,瑞幸面临的短期债务增加至8.48亿元,其中有8.2亿元债务需要在一年内偿还。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瑞幸咖啡成功上市,其实是将瑞幸咖啡与星巴克带入了下半场竞争的信号。

  资本市场的最大的残酷性是不看关系,只看结果,上市无疑为瑞幸提供了更大的融资平台,不过,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