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收缩型城市群,在天山北

  文丨西部菌

  大城市落户限制即将全面放宽放开之际,一个最容易被忽视的省会(首府)城市,公布了最新的落户新政。

  4月12日,乌鲁木齐市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人口落户政策的通知》,对学历落户、投资落户、就业落户等门槛再行调低。

  以学历落户为例:

  在乌市各大中专院校就读的在校生,均可申请办理乌市居民户口;具有专科以上学历,年龄在45周岁以下(硕士及以上学位的年龄不限),可申请为本人及未婚子女办理落户。

  这个落户门槛,在同级别城市中,不算最低,但也算颇具诚意。

  在降低落户门槛的另一端,乌木鲁齐最近也迎来了一个外部发展机遇。

来源:《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来源:《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点名了多个城市群,其中有两个城市群独居一档:

  加快出台实施天山北坡、滇中两个边疆城市群发展规划。

  相较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等城市群,天山北坡城市群,对多数人而言,可能都比较陌生。

  不过,虽然规划还未实施,但该城市群目前已初具雏形。天山北坡经济带的概念早就有之;而在2017年10月,《天山北坡城市群发展规划(2017~2030)》也已通过专家评审。

  其主要城市,包括乌鲁木齐、石河子、昌吉、克拉玛依、吐鲁番、伊犁等。

  作为中国最西端的城市群,天山北坡的短板或许和特色一样显著。

 01

  乌鲁木齐的人口之谜

  毫无疑问,无论从经济体量,还是人口规模而言,作为首府的乌鲁木齐,都是天山北坡城市群的绝对中心城市。

  一定程度上,乌鲁木齐的未来就代表着天山北坡的未来。但在人口资源显得越来越重要的今天,乌鲁木齐这几年的人口变化,似乎是一个谜。

  比如,根据乌鲁木齐市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以2010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乌鲁木齐的常住人口为3112559人。

  其2016年发展统计公报披露:

  据第六次人口普查和2016年公安人口年报资料测算,年末全市常住人口351.96万人。

  据公安年报资料显示,全市年末总人口267.87万人,其中,城镇人口218.46万人,乡村人口49.41万人。全年人口出生率10.93‰,死亡率3.35‰,自然增长率7.58‰。

  我们可以理解为,2016年,乌鲁木齐的常住人口为351.96万人,户籍人口为267.87万人。

  但2017年的发展统计公报则显示:

  据公安年报资料显示,全市年末总人口222.61万人,其中,城镇人口198.20万人,乡村人口24.41万人。全年人口出生率12.87‰,死亡率15.36‰,自然增长率-2.49‰。

  也就说,从2016年到2017年,乌鲁木齐的户籍人口减少了45.26万人,相当于2016年总人口的17%。这样的降幅对一个省会城市而言,可以说堪称罕见。

  当然,这或并不意味着,乌鲁木齐的常住人口也同步减少了这么多。

  比如,户籍人口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或许与当地对户籍信息管理趋严,一些未及时注销的户籍在一段时间内被统一注销有关。

  另外,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乌鲁木齐的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的差距,或许比一般的二线城市都要大。

  如下图统计显示,2017年乌鲁木齐的常住外来人口甚至比青岛、长沙等城市都多。

 来源:泽平宏观 来源:泽平宏观

  不过,与一般省会比起来,乌鲁木齐的常住人口,的确也不是很乐观。

  如据2017年的发展统计公报,乌鲁木齐中等职业教育学校招生人数、在校生人数、毕业生人数;普通高中招生人数,在校生人数;初中毕业生人数;小学招生人数,在校生人数等,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所以,继续降低落户门槛,乌鲁木齐别无选择。

 02

  最西边也是最具特色的城市群

  与其它绝大多数城市群比起来,天山北坡无论在经济、人口体量,还是在经济、人口密度上,都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

  这里有生态环境、经济基础等等复杂原因。

  但基于国家战略考量,基于大西北的发展,天山北坡城市群的重要性,却无可替代。

  并且它也有自己的独特优势:

 一是口岸优势。

  天山北坡和滇中城市群,是全国唯二的边疆城市群。这决定了其发展,必须充分立足于这一定位,并利用好相关优势。

  在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的《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中,天山北坡城市群中,除了乌鲁木齐被3次点名,同时承担陆港型、空港型等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在陆上边境口岸型中,也出现了伊犁(霍尔果斯)、博尔塔拉(阿拉山口)等城市的身影。

  比如,其中与哈萨克斯坦交界的霍尔果斯,近两年就爆得大名。

  因为特有的税收优惠政策,霍尔果斯一度吸引中国数千家传媒影视公司在此注册。虽然目前由于政策调整,不少企业撤离,但它说明,只要政策允许,这类城市要找到出路,并不难。

  二是“一带一路”。

  在“一带一路”规划中,新疆被明确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很显然,核心区中的重心,就是天山北坡城市群。

  这一定位之下,可以利用的区位、政策优势,其实比较多。如除了在商贸物流方面打造区域性的枢纽中心,还可以争做丝绸之路的区域金融中心。

  事实上,2016年,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与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就将乌鲁木齐市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城市达成意向,并在首届丝路金融论坛上联合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当地媒体报道显示,截至2017年4月末,新疆已与哈萨克斯坦、美国等86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跨境人民币实际收付业务。

  深居内陆,向东开放没有足够优势,但是向西开放,天山北坡城市群却是无法绕过的关键地带。

  三是人口体量小、结构优。

  人口体量小,不应该算优势。但是,“船小好调头”。

  截至2018年底,新疆常住人口为2486.76万人。其中,北坡城市群人口规模只有四分之一,但经济总量占一半以上。

  这样的人口体量,意味着只要能够挖掘好几个产业的潜能,就足以获得不错的发展机会。

  

制图:西部君制图:西部君

  另外,整个新疆的人口结构也比较好。

  在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中,新疆仅高于西藏、青海。

  当然,整体人口文化水平,也还需要更快提升。

 03

  能否成为第一个“收缩型”城市群

  大城市落户全面放开后,区域之间的人口分化局面会更加明显。

  但是,天山北坡城市群,不完全适用这样的标准。

  和海南一样,新疆也是一个相对特殊的地理单元。而受地理和生态制约,整个新疆目前能够形成城市群的,只有天山北坡区域。相对来说,这也是目前新疆经济、工业、产业基础最好的地方。

  无论是对内,之于整个大西北,还是对外,之于中国向西开放,天山北坡的战略地位只会继续增强。

  它至少在新疆区域内的人口、经济向心力,是很难被其它地区所超越。

  

来源:2018年新疆发展统计公报来源:2018年新疆发展统计公报

  特别是随着基建、资源、政策投入都向城市群倾斜,未来,整个北疆地区,天山北坡城市群可以说就是唯一的重心。不夸张的说,天山北坡,是要为整个新疆代言。

  从这个角度说,有理由看好天山北坡城市群的未来。当然,其评价标准不太适用一般的人口、经济体量的指标。

  一是,发展环境的影响因素较复杂;二是,现状比较特殊,所承担的任务也不只是经济发展。

  另外,对于人口体量、经济密度本来较低的区域而言,打造城市群,也不宜走扩张之路。利用集约化方式,学会在收缩中提升竞争力,才是王道。

  恰好,最近发改委的文件就提出:

  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严控增量、盘活存量,引导人口和公共资源向城区集中

  收缩城市不等于不发展,更不等于衰败,它可以是人口保持在适度规模,但人均产值、生活水平、公共服务品质却并不低。

  就现实条件而言,除了乌鲁木齐,天山北坡城市群内部完全可以率先走“瘦身强体”的收缩之路。

  有边境的开放区位优势,有能源产业基础,又有颇具特色的旅游资源,更有国家战略赋能,天山北坡无需“贪大”片面追求规模。

  只要进一步改善内部的基础设施条件,明确产业分工和错位发展,把自身优势和禀赋做到极致,在一个更为开放的大背景下,打造有特色的、“小而美”的边疆城市群,应该不是难事。(来源:西部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