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泰控股实际控制人 补建三泰控股实际控制人 补建

 乐居财经 林振兴 发自成都

  曾经的530亿市值超级明星股,如今股价暴跌93%入选“超级熊股榜”,三泰控股从不缺新闻和关注点。近段时间,它又突然“踢走”两名董事。

  3月11日,三泰控股(002312.SZ)发布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称,公司审议通过一项重要内容,免去台大春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总经理职务,以及免去曾彬董事职务。

  两天前,在董事长朱江召集下,三泰控股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临时紧急会议。最终表决结果为同意7票,反对1票,弃权1票。台大春在表决中投出了反对票,曾彬未回传董事会会议表决票,则视为弃权。

  而官方罢免台大春的理由是为,结合公司目前的经营发展情况以及正在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充分考虑公司未来的战略发展和产业布局,公司拟调整业务发展方向和管理层架构。

  早在半年前,台大春和公司实际控制人补建的关系还是相敬如宾,补建曾主动提名他进董事会。

  彼时,对台大春的职务任命考量,基于其工作履历与公司前期计划转型的不良资产业务比较吻合。台是金融机构出身,国内知名投行的保荐人,曾在安信证券投行部任职,做过业务总监、保代,与三泰控股的主业没有交叉,显然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去年10月,台大春与曾彬经董事会议审定增补为公司非独立董事,台大春之后兼任总经理。此前,前任总经理朱江因个人原因,任职尚不足90天便主动请辞。

  知情人士表示,从当时补建的表态看,他认为三泰控股进入了应该放手让职业经理人二次创业的时期,而他正式退居幕后做大股东。但熟悉监管规则的圈内人士议论道,“补老板完全退出董、监、高,实际上可能是为后面想卖就卖做准备,这是抛股票走人的前奏。”

  三泰控股近几年的经营每况愈下,自打转型做快递柜“速递易”,越是扩张亏得越多。2015年以来,其高达93%的跌幅位居沪深两市超级大熊股排行榜最前列;2017年,公司还“带了帽”,不得将快递柜业务打包卖掉;2018年.公司业绩快报中仍旧预亏2.14亿,同比下降170.89%。在这种状况下,此前就有高位套现行为的大股东补建,萌生退意也在情理之中。

  外界猜测,台大春的身份很可能是股权变动过渡期交易对方的派驻监管代表。彼时,关于三泰控股可能的新东家,公司却没有披露任何公开信息加以提及。

  戏剧性的是,台大春的相关职务任命距今还不到半年时间,却被“踢出”董事会,并拟推选朱江代行总经理职责。

  而在他被踢出董事会的五天前,总资产仅35亿元的三泰控股想要“吞”下估值为35—40亿元的龙蟒大地。收购计划尚未通过董事会讨论,台大春在公告中明确反对。

  此前,补建两年前收购公司资产的部分支付款成了“白条”一事,遭深交所发送关注函。这么一家“雷点频发”的公司又开始收购,试图涉足农业,其一举一动让人不得不质疑公司是否有履约能力。

  按照台大春的说法,其正是由股权转让双方共同认可后提名进入董事会。他在公告中反对称,实控人补建已经和第三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协议事关公司控制权的稳定,补建想单方面违约,双方还没有谈妥。

  他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此前,坊间就陆续有传闻说补建已经谈妥下家,并可能私下签了场外股权质押转让。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9月时补建曾签署一份《股份转让协议》。

  按照《协议》,补建将出售其持有的15%股份,作为对价受让方支付了1.6亿元,并为补建的3.4亿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同时,协议还要求双方认可的4人进入三泰控股董事会。不过,针对上述《协议》的真实性,目前存在争议。

  但可以确定的是,补建在2018年一切质押股权都较为安全的情况下,仍不断在低股价增加股权质押给券商。3月6日,补建向东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质押股份3170万股,用于补充质押。本次质押后,补建累计质押3.36亿股三泰控股股票,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95.46%,占公司总股本的24.38%。

  三泰控股公告中回应,经询问公司控股股东补建,补建确认其名下公司股份均为其完全所有,亦未将表决权委托给任何第三方,不存在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情形,其保留对台大春先生所述事项可能对上市公司及其本人产生的不利影响和损失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颇值得一提的是,三泰控股在回复中特别提醒,“如此重要的材料务必核实原件,且进一步核实是否有骑缝章,是否有手印等详细信息。”

  而今,三泰控股又要展开全新的转型,补建声称目前没有转让公司控制权的计划。双方各执一词,到底是台大春“无中生有”,还是补建重新腾挪?乐居财经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