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圆的故事 | 人到中年最盼回

  【编者按】在国人心中,幸福就是一家人团聚,阖家欢乐。团圆是中国人的心中有一种文化遗传密码。每逢春节,多少人长途奔袭,历尽辛苦,也要与家人团聚。在聚少离多的今天,团圆显得更加弥足珍贵。家圆,团圆,碧桂园。2019已亥春节,乐居联合碧桂园向全国网友发起《团圆的故事》有奖征文,记录那些有关春节回家、家人团圆的感人故事。

  文/许丽雯

  去年的十二月下旬由于工作原因,需借调到外地工作一个月。去了大概半个月左右,丈夫便打电话来催:“今天是10号了,已经是腊月了,再过十几天就要开始春运了,你得赶紧买好回家的车票啊,不然临时买是肯定买不着的”,手头上正在处理工作的我,只是嗯嗯嗯地不耐烦地应着。

  刚挂了他的电话,母亲又打来电话说,南昌下雪了,好多地方都结了冰棱,今年可冷了。我跟她说,把家里的空调打开吧,别不舍得电费。母亲含糊地答应着,我知道她肯定又不会开。接着母亲轻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过年,她好准备去市场买些年货回来。虽然母亲没说,我知道,她要买的清单里肯定有我爱吃的墨鱼、干贝、铁棍山药之类的。虽然电话中我对她说,不需要这么麻烦,只是过年而已,现在生活条件好了,餐餐不都有鱼有肉的,但心里已经涌起了对归家的深切期盼。挂完电话,赶紧上了12306把回家的车票预订好啦。

  腊月十六即1月21日,2019年春运正式拉开帷幕,我也是在这天踏上了回家的路。虽然前往高铁站的路上乌龙不断。预约的计程车看错了我给的时间没有来,站在寒风中我硬是等了20分钟才打到了一辆车,还是拼车。但是当我拎着满满一个箱子带回家,里面有我闲时置办的一些当地特产(借调在外工作的这段时间里,休息的日子我就依靠买买买来排遣内心对家的祈盼)跨上高铁车厢踏板的那一刹那,内心的幸福感难以抑制,感觉在借调地呆的一个月足足有三个月那么久。心里暗自下决心,下次再也不离家这么久了。

  上车落定后,闲来无事,和坐我旁边的大姐攀谈起来,大姐说自己和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不管吃什么样的苦,受什么样的累,都能忍受,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过年回不了家。她说一年到头,在回家的路上,满脑子都是正在上大学和念中学的两个女儿。

  车过柳州,我们这组座位里上来一个小姑娘,戴着眼镜,一副学生打扮,除了大大的背包,她手里还抱着个汤罐子,特别显眼。

  “你这罐子里装的是什么啊,那么小心?”旁边的大姐问。“这是我从柳州带回老家的螺丝粉汤料,是带回家给奶奶尝的,要是打泼了就可惜了。”女生告诉我们,她是萍乡人,在柳州读大学,那边的大部分饭菜都是没有辣椒的(萍乡人最嗜辣),唯有这螺蛳粉辣得特别过瘾,味道也特别香。想到在老家没机会吃到,所以就给从小把她带大的奶奶带了一罐汤。

  “因为担心火车闷热,怕汤放坏了,所以我预先就把汤冷却了才带上火车的,等到家,吃年夜饭的时候,把汤热一下,把粉放进去就可以吃了。”女生说。听到她这番话的乘客,都有下意识地去看看自己的行囊,虽然我们知各自带的东西或许比这罐汤料要贵重,但总觉的和这罐汤相比,却是比不上的。

  乘客们聊天聊累了,大都闭着眼睛打打瞌睡,或向窗外望望,若有所思的样子。而我望着这位生怕把汤罐子打碎一直抱着它坐那的大学女生,很自然地想起了十几年前我离开爸妈在外求学,每年放寒假回家过年的情景。

  每到我放假回家的时候,父亲总是在火车站的出口处等我。不用我去找,每次都是在还离得大老远时,他就开始大声喊我的名字。等到我一到出站口,他就忙不迭地把我的行李拿过去或提或背。然后第一句不是问我累不累就是饿不饿。而母亲就常等着我们在小区的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暖手宝,见到我后,将暖手宝递给了我,然后陪着我们一起回家。

  一进门,家里就充满着年的味道,那炸好的胡萝卜肉丸子的香气,还有炉子上炖的汤冒着热气,让我一下子感受到家的无比温暖。这时母亲总会为我端来一碗我最喜欢喝的墨鱼排骨汤,然后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吃。

  已到中年的我,坐在火车上想到这样的回家画面,还是禁不住有种要流泪的感觉。

  高铁很快,几个小时后,我到南昌了。下了火车,在出站口,远远地就看见丈夫带着已放寒假的儿子在出站口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