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我是第一个开庭的。杭州“阿里P7员工住甲醛房白血病身故”的案件还没开庭,在北京和我一同委托律师团进行公益辩护的二十几个小伙伴,比我病情严重的,比我立案早的,都没有我开庭神速:9月30号未能立案——10月10号立案成功——10月29号就通知开庭——再改到11月6号开庭。

  可是,结局我已经猜到。因为我看了2016年12月29日,法院对北京一租住自如甲醛超标房间的准妈妈的判决,这位准妈妈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而她也于次年3月,不幸过世了。

  这件事让我很忧虑,一边是我们自如租客的身体各种不良反映,红疹、低烧、咽炎,甚至白血病。一边是自如这家独角兽企业,轰轰烈烈的保持至少60%的年增长、实现百万租客群……

  所以,嘿,左晖先生,你名下的这家“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真的没有作恶吗?真的在承担一家企业之于社会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吗?

  所以,嘿,熊林先生,你作为这家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从2012年7月就有租客在你的新浪微博下反映“房屋空气质量问题”,你也自评是看客户问题比较细,甚至愿意去一线接听客服电话,这一切都为了做出一个完美产品,但是偏偏甲醛问题,出尔反尔,悬而未决长达6年?

  所以,你敢回答吗,我有10个问题——“关于自如甲醛超标”。

  (一)本文写作背景

  1、我是谁,为什么要起诉自如公司

  本 人:曾租住自如房屋

  起诉背景:2018年9月初,呦呦鹿鸣的文章《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引起我们租客的警觉。在自行进行第三方空气检测发现污染存在后,我加入了全国各地的租客汇聚成的线上微信群商讨交流,随后一群人自发转移到线下城市进行具体维权。

  当时北京有20余人,在黄志杰老师(他的公众号是呦呦鹿鸣,也是甲醛房问题的首发报道人)的推荐下,找到了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该律所为我们提供公益性辩护。

  基本事实:该房屋甲醛超标、TVOC超标

  □第三方检测:自行委托“中环政盛环境监测(北京)有限公司”进行检测,结果为:甲醛与TVOC超标。

  □自如公司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检测后,同样甲醛超标(仅电话告知,无书面通知)

  □租住时间:2018年6月30日-10月8日

  □租住地点: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二条21号院

  □身体不适:2018年9月5日凌晨,突发红疹、成片、瘙痒,之后三次就医

  □更换房间:2018年9月9日-10月6日,北京市,东城区,香饵胡同

  2、何时开庭,辩护律师

  □开庭时间:2018年11月6日

  □开庭地点:北京,东城法院(北区)

  □诉讼请求:赔偿已发生房租与误工费、医疗费和空气检测费

  □公益律师: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付林明律师

  3、自如是谁,谁是负责人

  □自如,全称“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近百万租客的“二房东”式房屋租赁机构,2011年成立后,于2018年1月获得40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当时估值200亿人民币,并设下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房屋租赁机构的愿景。这家公司业务多元,不仅有分散式散租公寓,还有集中式宿舍公寓,并将业务延伸至民宿、社交、智能家电等领域。

  □董事长:左晖。其名下的三家公司,都在2018年成为焦点,首先自如于年初融资,被资本高捧,却在9月陷入“甲醛门”。其次身经百战的链家,一边传闻上市,一边寻求2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但在10月底被一家投资机构“看空”。而4月刚刚诞生的贝壳找房,转眼在6月就迎来58同城与其他中介的联合抵制。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CEO:熊林。他在2010年加入自如之前,曾是IBM的战略咨询顾问。空降链家后,几乎白手起家,从商业模型的设计,到第一个员工的招聘,以及整个系统的规律运营,他用8年时间将自如打造成如今的“独角兽”企业。如果没有甲醛事件,我个人非常尊重他。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二)本文写作目的

  1. 医学——希望引起医学领域的关注——甲醛对人体的影响,白血病、低烧、红疹……目前全国已有一大批甲醛超标房屋的租客将自己的身体反映汇集,希望探究真相,推动医学在此方面的研究与预防。

  2. 监管——希望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住建部消息,《租赁式住房装配技术规程》正在制定,将于2019年上半年公布并实行。(参考《吁请住建部介入自如“甲醛房”调查书》)

  3、责任——希望自如兑现承诺——早在2012年6月,这家企业就承诺“装修完成后,请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空气检测并出具正式的空气质量合格报告后方可出租”,为何今日仍未兑现。

  (三)十个问题,请问左晖先生

  1、生命安全,是不是产品的底线?

  “自如甲醛超标事件”是否可以折射出一家企业的安全意识:究竟把租客的生命安全,放在第几位?而从目前的媒体报道来看,这不是一次偶发的孤例,其覆盖范围之广(全国9城市),时间跨度之长(6年前就有爆出),后果之严重(两名租客已经过世),让人深感遗憾。

  请注意截图,早在6年前,2012年7月,租客就在自如CEO熊林的微博承诺中反映房屋空气问题: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两位租客任亚男、安时过世,时间定格在2017年3月、2018年7月

  2、从50万间到80万间房源,其中甲醛超标率有多少?

  在2017年,自如大约管理全国50万间房屋,其中再进行装修的房屋为10万套(注意,不是“间”),我假定是20%的装修率,那么2017年有10万间房屋被装修。在2018年底,自如预计管理80万间房屋,如果继续20%装修率推算,也就是16万间房屋被装修。

  那么2017年的10万间装修房屋,与2018年的16万间装修房屋,甲醛超标率是多少?——不乐观的是,甲醛的挥发时间为3~15年——那么,是否造成这样一种情况:自如正在以某一种速率,持续的、滚雪球式的制造甲醛超标的房间?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2018年1月,熊林在自如公司完成A轮融资后表示,2017年每年装修10万套房

  3、从100万到1000万租客,还会有多少租客被裹挟其中?

  值得对照的是,同样在2018年9月深陷舆论漩涡的滴滴,先是停掉顺风车业务,其后CEO程维在一封内部信中反省——“痛定思痛,问题在我们自己身上。好胜心盖过了初心,狂奔的发展模式早已种下隐患。内部体系提升跟不上规模扩张,就像灵魂跟不上脚步。”同时有消息称,滴滴已将公司资源向安全与客服部门倾斜。

  再来看自如,2018年1月融资后,熊林谈及未来规划,大致为4:3:3,也就是40%的精力放在规模扩张,未来目标为1000万租客,并且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房租租赁机构。而剩余的60%,则放在旅游住宿、独栋公寓和衍生服务。那么在9月爆发“甲醛事件”后,除了公开致歉与再次升级装修板材,对于悬而未决长达6年时间的“甲醛超标”问题,只是模糊的表示“尽可能杜绝”。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2018年6月2日,熊林预测,“今年还是可以维持至少60%以上的(增长)

  4、100元的涨价,一间甲醛房刚退租,为何就以这种形式迅速挂出?涨价是否关联“通货膨胀” ?

  仅以我个人为例,2018年10月8号中午办完退租,当天下午该房就涨租100元。而在全国自如维权微信群,通过不同地方租客发来的涨价截图,100元、200元,涨幅各不相同,甚至未做甲醛治理,直接租给下一位租客。

  对于通货膨胀,前我爱我家前高管胡景晖,在2018年8月22日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房租本身就是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重要选项,一旦房租上涨,那么CPI就上涨了,实际上会诱发通货膨胀。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左为退租前的截屏:3880元,右为退租当天下午的截屏3990元

庭前十问左晖 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胡景晖接受媒体采访谈到“通货膨胀”

  5、60%以上的高速增长,现在企业是否已经进入“规模黑洞”?

  熊林曾说,规模越大,风险越高,企业的管理半径就越长,难度也越大。那么自如在今年实现100万租客,未来300万~500万租客的运营规模,黑洞风险是什么?风险会直接发力在租客身上,还是金融领域?还是?

  6、10小时留存,未来企业所要构筑的商业生态,对租客而言,是福,还是祸?

  熊林曾公开表示,“大家都说《今日头条》厉害,用户平均使用时长57分钟,但我说自如的用户一天至少使用10个小时,因为要睡在里面。这样一个客单价高、时长长、交互场景丰富的东西,不去充分发掘那就没道理。”

  对于未来,自如显然是一个以“千万级租客为核心”的生态平台,除了提供基础的“住”服务,还将“充分发掘”其他服务。可是,当一家公司所提供的最基础的“住”服务,都不能保证租客的生命安全,并继续用此价值观去延伸更多服务,并且覆盖更多人群时,这种影响究竟是福?是祸?

  7、这种情况,之于国家

  ——在“中国劳动力人口下降、中国新生儿出生率下降”的国情下,100万租客的生命健康与正常工作,对社会的良好运转是否重要?

  8、这种情况,之于小家

  ——在构成社会基本单元的家庭中,这些租客可能是一对年老夫妻的孩子,可能是一个幼子的父或母,而当他(她)产生波动时,究竟连带起多少波动?

  9、这种情况,之于企业

  ——在企业快速扩张的之下,是否还记得初创时的承诺:“2012年6月10日起,所有自如友家原创产品(毛坯房或深度装修房屋)将在装修完成后,请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空气检测并出具正式的空气质量合格报告后方可出租给自如客。”(来自熊林的新浪微博)

  10、这种情况,之于上市

  ——在企业追求最大商业梦想时,成功IPO可能是其中一个里程碑。只是迟迟不根除的甲醛问题,以及这种忽视租客生命安全的企业价值观,即便万众瞩目地敲响上市之钟,可我忧虑的是,这是否也是危害租客生命安全的丧钟?

  最后,依然问一句:左晖先生,你敢和我面对面吗?

  当我站在法庭之上,当我期盼正义之光。

  

起诉人微博:@王剑同学的每天

  PS:

  关于诉讼中遇到的难点和与大众有关的现实问题,本案代理律师、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付林明律师写了一篇专文《关于自如甲醛超标案的法律观点》,同步发布在呦呦鹿鸣上,请朋友们查阅。

  自9月11日律师团首次会议后,近两个月以来,来自8个律师事务所的数十位资深律师为租客提供了专业的、公益性的法律支持,特此感谢!这个社会没有集体沉默,更没有集体沉没。欢迎更多的法律界朋友和租客加入呦呦鹿鸣“九百个故事”。

  ——呦呦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