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袁一泓

  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劝导部分完不成今年任务的房企,适时调整业绩目标,且不要过分责备曾立下军令状的销售部门负责人。毕竟,这些指标当初也是老板认可甚至压力下的结果。

  2018年的计划是2016-2017年乐观情绪的产物。市场迟到的调整仍然是调整,它不会因为你缺乏准备而减少其中的痛楚。我不会说楼市进入了全新的阶段,但减速是已然到来的现实。

  地产界站在四季度的这个当口,不光看现在有点茫然,望明年也颇为不确定。其实跳开楼市到更大的视野里看,好像也弥散着类似情绪。

  中央对此是清楚的。10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国经济正在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外部环境也发生深刻变化,一些政策效应有待进一步释放。

  关心宏观经济的朋友,应该对“三期叠加”这个概念不陌生。它指的是,相当一段时间,我们经济处于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这个概念的内涵与31日政治局会议所说的“长期和短期”因素是基本一致的。

没你想象那么差没你想象那么差

  当然这些主要是内部因素。至于外部因素,大家都明白,就是中美贸易关系及其相关的国际政治外交贸易环境正在发生巨大而深远的变化。是的,这是进行时,而不是完成时。

  在此,我必须先亮明自己的观点,悲观情绪要不得。

  记得,几年前,权威专家判断指出,我们经济在未来一段时期将呈现“L”型走势。其实,(GDP)左边那一竖,也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有过渡,是从9到8到7然后到6的,用了好几年。只是大多数人浑然不觉。

  但没过多久,就有经济学家出来说,我国经济很快可以恢复到8%以上的增长。经济本来有“测不准”属性,准确的预测固然很难做到,但这种无视生产关系和生产要素内在张力的极度乐观情绪,仍旧让人有点惊诧。

  我们还是要回到中央对经济发展趋势的判断上来,那就是,由高速增长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用图形表示,相当于进去L那一横的阶段。横有多久,无法预测,但既然是L的横,就不可能很快变成“V”型反转的45度角跳升。

  我常常跟朋友们交流说,哪怕今年的经济增幅只有6.5%、6.6%,明年降到6.2%、6.3%,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仍然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数字。要知道,它的增长基础是怎样的体量,9%那时的规模完全不可比。假如我们的质量、效率能够提升,即使6%也要抵得上甚至超过过去的8%。

  至于外部因素,最大的变量当然是进出口了。像我这样有点年纪的人,不由自主会想起10年前的情况。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不仅仅是中美贸易,而是中国与欧盟、日本、东南亚等许多区域的贸易。确实,现在来看,中美贸易关系的变化深远而复杂,但就短期而言,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至少目前并不比2008年同期外贸更差。何况对美出口的一些差额,有可能在其他经济体得到部分修补。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立足国内,按自己的节奏走。用31日政治局会议的表述就是,切实办好自己的事情。换言之,继续深入推进改革开放。

  中国经济的韧性、容量和潜力超乎你的想象。所谓韧性,就是应对困难的能力;所谓容量,就是规模的外延性;所谓潜力,就是效率和质量的提升。这几个特质,能够保障中国经济抵御重大风险,保持持续增长。

  有朋友问:31日的政治局会议,房地产只字未提,这是不是意味着房地产调控要放松?

  非也。这恰恰表明,中央没有任何放松调控

  非也。这恰恰表明,中央没有任何放松调控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意思。没有提及房地产调控,说明要保持现有房地产调控的力度,保持现有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如果要加一句,那就是,短期来看,既不会加压,也不会放松。

  我有时跟朋友说,要正视困难,但也不要放大困难,自己把自己吓坏了。对经济判断是这样,对楼市判断也如此。越是不确定的时候,信心越重要;预期过度悲观,反而会演化为助推下行的隐形合力。

  倘若我们同意,楼市调控暂时既不会更紧也不会放松,那么房地产市场将在现有的政策框架下运行;如果我们同意,市场的修复性下行还将持续,那么有质量的增长就开始发挥作用。考验房企长跑耐力的时候到了。

  我一直相信,正如中国经济的内生潜力超乎想象一样,拂去投资投机的沫子,作为楼市基础支撑的刚性需求、改善性需求,从未消失,只不过,它们也应是迭代的,面向未来,则应是高品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