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香港大家最熟悉的就是香港电影,二战后,大批内地电影人才南下加上不少资金的流入,香港先后成立多家电影公司,在20世纪80年代达到巅峰,年产三百部,周润发、赵雅芝、张国荣、王家卫、徐克等著名影视人在国际上均享誉盛名。

  还记得当年上海滩的强哥(周润发饰)和程程吗?还记得1996年上映的《古惑仔》系列电影引起的轩然大波吗?

  除了影视作品,那个时期还是香港乐坛的全盛时期,当时香港的流行曲引领了亚洲潮流。

  谭咏麟、张国荣、梅艳芳、刘德华等一度雄霸香港乐坛,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经典佳作,随性插一首经典歌曲吧。

  香港的两次经济转型

  无论歌曲还是电影都是社会发展到某一阶段的表现形式,这种表现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二战后的香港经济和社会迅速发展,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在香港经济发展的历史中,经历了两次经济转型。1950年以前香港经济主要以转口贸易为主,从50年代起香港开始工业化,到1970年,工业出口占总出口的81%,逐渐转变为工业化城市,实现了香港经济的第一次转型。

  20世纪70年代初,香港金融、房地产、贸易、旅游业迅速发展,特别是从80年代始,各类服务业得到全面高速发展,实现了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的第二次经济转型,而这次转型对内陆的影响最为巨大。

  这次转型让无数的资本家崛起,无数新的观念和潮流趁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由香港涌入内陆,除了让大众为之疯狂的港风潮流之外,还有至今让人疯狂的楼市玩儿法。

  香港楼市的玩儿法

  香港楼市的玩法源于霍英东首创的“卖楼花”,1923年出生的他,当过渡轮加煤工和修车学徒后凭借才智白手起家,他表示生平得意之作之一就是“卖楼花”。

  50年代他发现当时的普通人受制于“一手交钱,一手交屋”的售楼方式而买不起的房的现状时,开创了卖楼花的方式。

  所谓买楼花,是以“开花结果”作为比喻,意思是指买家掏钱买的时候,楼宇还只是一朵“花”,等到钱交齐了,“花”也结成“果实”了,买家收了楼,大家皆大欢喜。

  这招看似简单,却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售楼方式。

  对买家而言,门槛极低,连月入二三百的工厂女工,都有买楼的可能了;对卖家而言,用买家的预付款来盖楼,也减低了风险,资金回笼快了,回报率明显高了,这是典型的双赢局面。

  1953年香港油麻地众坊街新楼修建时,他运用了这种方法在房产获得了大量的利润(要知道此时的中国,刚建国4年)。

  香港楼市的这套玩法不断为霍英东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也为香港社会带来了巨大的财富,相应的,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种玩儿法也日益成熟。

  1978年,内地改革开放,大陆喊话欢迎香港和海外华侨企业家来投资。霍英东是第一批响应号召回来投资的港商。

  此时的中国还未有自由的楼市规则可借鉴,他自然而然的把这种方式带到了内陆。

  这种玩法在内陆带来了啥?

  这种相对先进且日益成熟的玩法被霍英东推荐给了深圳,继而又被深圳报给了国家,商议后,写进了立法,进而在全国推广。

  深圳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政策优势,在此种玩法传入之后也是最早开始实施的城市,随着改革开放大潮的助推,再加上房改,中国的商品房市场呈现井喷式爆发。

  房产市场的发展为政府带来了土地财政,让各地的基建得以完善,让各地的棚改得以实现,对人们居住水平起到了一个很大的提升。

  但随着房子的商品属性不断被大众认可,逐渐违背了居者有其屋的根本观念,从香港楼市的一路飙升便能看出这种自由放任政策带来的弊端。

  这种弊端之所以在内陆不那么明显,是因为内陆已经做了很多因地制宜的调整(限购),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原来的预售制,可能不太适合当今楼市的发展,因此有人想到了内陆逐渐需要有自己的玩法,进而提出了取消商品房预售制的意见征求,这也是时代发展需经过的路。

  其实说到这,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庆幸有这么强有力的限购政策,和执行力度,否则小老百姓那三瓜两枣的钱是玩儿不过庞大资本的。

  香港楼市繁荣背后的人群生活现状

  内陆的楼市至少只要你想买,买小一点,偏一点都是有可能的,反观香港房价,不少人表示,香港的房子太贵了,普通人终其一生也买不起一套房。

  资本主义和港币的无界限兑换让这片土地成了完美的沃土,当然除了这些东西,香港楼市这几年也一直是上涨的状态。

  早在2011年就有官方数据指出,香港的人口密度全世界第三。不少人眼中的香港遍地繁华,车水马龙,但你看到的只是香港最阳光的一面。

  繁荣背后,密集的人口,稀缺的资源,终其一生够不着的房子,这些事实的存在必将导致一些问题的出现。

  早些年新写实电影的代表许鞍华拍摄的《天水围的夜与雾》里有过一些香港底层平民生活现状的浮光掠影。

  天水围属于香港第三代公屋,居住在此的几乎都是在生活泥淖里挣扎的人群,但是相比那些居住在深水埗笼屋的人,申请到天水围这样的公屋,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所谓笼屋就是一个不足两平方米的单人床,因空间狭小,笼屋也被形象地称之为“棺材房”。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用铁网封闭上锁就是一个“家”,不少“笼屋”里的人早上锁好自己的铁笼,走在上班的路上一样是西装革履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他们共同支撑起了香港作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的繁华景象。

  美联储不断加息,数名大佬表示香港楼市或面临转折

  香港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作为重要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国际创新科技中心,也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城市之一,其房价也在全球排名前列。

  但最近瑞银最新的全球房地产泡沫指数显示,香港稳居主要发达国家及地区城市房地产泡沫榜首,而随着香港金管局追随美联储加息,逾10年的超低息环境结束,香港楼市也面临转折点。

  瑞银报告同时显示,在香港,一个熟练服务业从业人员需要工作超过20年才能负担的起市中心附近60平方米的公寓,而随着超低息环境的结束,房地产抵押借贷成本不断上升,香港房地产市场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近日,香港金管局跟随美联储加息,上调贴现窗基本利率25个基点,至2.50%。随后,香港三大主要银行汇丰银行、恒生银行、渣打银行齐齐宣布上调港元最优惠贷款利率,这也是近十二年来首次做出此举。

  不只如此,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近日在其随笔专栏中也表示,过去逾10年的香港超低息环境结束了。花旗集团和里昂证券警告称,由于抵押贷款服务成本飙升,香港房地产价格将面临转折点。

  根据他们的说法来看,香港楼市上行动力将会放缓,或许香港楼价回调真的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