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晖施展腾挪术,17家子公司低调转移,为链家上市铺路?

  孙婉秋 

  今年以来接连陷入舆论漩涡的链家再度传出上市计划。

  ▲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

  17家子公司秘密转移

  9月13日晚间,有媒体曝出,链家正在将旗下子公司密集转移至新公司——链家(天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最近半个月已经转移了17家子公司,包括贝壳找房、贝壳技术、上海链家、青岛链家、成都链家、沈阳链家以及链家在北京成立的部分公司。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发现,链家(天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今年8月13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链家网CEO、贝壳找房CEO彭永东。

  资料显示,其现有的对外投资中,确实包括上述报道中的上海链家、沈阳链家、贝壳找房、贝壳技术、成都链家、无锡链家、河北链家、天津链家等。

  与此同时,贝壳近期还在香港新成立了贝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贝壳发展(香港)有限公司、贝壳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三家公司董事均为链家董事长左晖和链家联合创始人单一刚,这与此前传言的“链家或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消息不谋而合。

  所有的迹象似乎都在表明,链家的上市步伐正在加快。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这一变动的原因及上市计划向链家方面求证,其相关人员表示暂不清楚,需要和负责投资的同事确认后再给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具体回复。

  2

  一切为了上市?

  2018年于链家而言可谓“多事之秋”。

  从横空出世的贝壳招致同行联合抵制到“甲醛门”发酵,舆论浪潮蜂拥而至,这个中介行业一哥的“招黑”体质似乎在一夜之间被无限放大。

  贝壳的平台化定位除了让市场嗅出链家的扩张野心,还意识到其上市的迫切,这一意图随着此后链家的人事变动而愈发明显。

  为了成就贝壳找房,左晖不惜欲举全链家之力,展开一连串大刀阔斧的人事任命和组织架构调整,原链家的核心人力资源几乎均移至贝壳找房。

  5月18日召开战略会议后,链家集团展开了一轮密集的人事调整,主要涉及链家集团旗下的链家直营体系和刚成立不久的贝壳找房。

  左晖将链家的资源对贝壳找房做了极大的倾斜。链家集团CEO彭永东同时担任贝壳找房CEO;原成都链家总经理徐万刚担任贝壳找房大中华北区COO,原深圳链家总经理张海明担任贝壳大中华南区COO,原上海链家总经理王拥群担任链家COO,原德佑事业部总经理祁世钊担任德佑COO。徐万刚、张海明、王拥群、祁世钊均向彭永东汇报工作。

  此外,在贝壳与链家的职责划分上,新房业务、内容、研究院、产品运营、交易中心、人事绩效等职责均归属贝壳找房。

  彼时有分析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链家大举推广贝壳主要是基于资本推动,重资产模式下的中介估值有限,互联网式的平台更符合资本市场的估值逻辑。

  毕竟,链家的成长很大程度得益于资本的力量,自2014年1月A轮融资至今,链家的每一次扩张与发展,都伴随着热钱往里扎堆。

  资本的蜂拥而至不断刷新着链家的价值预期,如果以融创中国入股时的价格计算,链家的估值已经达到416亿元,而今年以来受调控影响,链家的主营业务受挫,一度传出资金吃紧。

  今年以来,除了自如的40亿元融资,链家还在上交所申请发行了2018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60亿元。9月初,链家再度传出融资计划,但其随后予以否认。

  2016年4月,链家B轮融资时,被曝出已经同投资人签订“对赌协议”:

  若公司(链家)未能在B轮交割日后5周年内完成IPO,投资人有权在该情形发生后的任何时间要求回购。回购价格为基本投资价格+每年8%(单利)的回报。

  在链家这条大船上,如今的巨人除了万科、融创等头部房企外,还有数十家投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