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工厂外迁需要一场声势浩大的城市生长计划,京派家居联盟更愿意以此为始,探寻在异地扬帆之时,京派家居抢占全国家居话语权的突破口。

  2015年,是京派家居极其艰难的一年!回望过去两年,京派家居企业大多将工厂撤离了北京城。失去工厂,未必失去大本营,这些企业的市场重心依然是北京,并以北京为总部向外扩展。

  作为一名在家居圈工作十五年的服务生,我有幸见证了这场轰轰烈烈的外迁。5月31日,新浪家居与北京家居行业协会一同来到位于邳州的京派家居联盟产业园参观,眼见那些曾林立在北京的工厂在这里落户,感触良多。回京之后心情依然不能平复,我觉得作为“历史”的见证者,我有必要写点东西出来纪念一下。于是连夜写了这篇文章,谨以此纪念京派企业在那段艰难岁月中的努力与坚持。

  2016年2月14日京派家居联盟产业园正式落户邳州。在京派联盟邳州分会会长、北欧艺家董事长于泓的记忆中的邳州官湖镇,从两年前的一片荒芜到今天的这种花园式的厂房林立,是京派家居联盟的兄弟们心血的见证,所有光鲜的背后,都有别人看不到的辛酸,这一年,就想说一声,感谢有你!

  京派家居联盟邳州产业园前后对比图京派家居联盟邳州产业园前后对比图

  京派家居联盟工厂外迁如同嫁女儿

  坐在邳州京派家居联盟文化体验中心里,喝着京派自制的咖啡,在面临环保、成本的压力下,依然能感受到那份真实与感动,来自品牌的力量、团队的力量。

  “但是未来面临这么多的压力,我想压力会变成动力,因为我从事家具行业快30年了,我给自己和我们京派定了一个位,从北京来到邳州这一天是结束了我的上半场,未来的三十年则是我的下半场,我认为更好。”京派联盟邳州分会会长、北欧艺家董事长于泓感慨道。

  在我的脑海中,京派家居联盟算得上是名门闺秀,北京制造,京派家居,随着近年来的进化,京派家居无论从整个品牌的张力,到产品的制造,以及在行业的影响力,可以说是与日俱增。2010年京派家居品牌联盟在京正式成立,依托着北京家居企业自身的优势,在产品研发上紧跟时代脉搏,在直营渠道上做到很精致,原材料的标准更高,销售服务更贴近到位。

  外迁抉择难,企业转移如嫁女儿。依稀记得在2017年3月14日京派入驻邳州的发布会上,意风家具董事长温世权直言道,期望企业找到好的归属,就如同嫁女儿一般。由此,迁去哪儿?跟谁去?“抱团儿”还是单打独斗?家居行业的外迁又将给消费者带来怎样的影响?都成为不少人关注的问题。

  京派家居联盟为何会“情定”邳州?素有“中国板材家具之都”之称的邳州,依托丰富的板材资源,出口量曾占据全国40%,仅生产人造板企业就高达3000余家。因此,邳州可称为“中国板材家具之都”。板材资源丰富,使得京派家居企业更为之“倾心”。

  对于这次外迁,除了艰难和压力之外,我还看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第一,京派家居联盟外迁不管是从环境还是从政策和美好生活的愿景上来看,这些企业家们都做出了表率和很重要的作用。

  第二,这是京派企业对于自己的重新定位和在未来发展当中更加持久性以及拥有更好的续航能力。其实这一次是添加了更多的有利于自己未来发展的筹码,这也是我们值得去引以为自豪的地方。

   

  北京家居企业外迁情况北京家居企业外迁情况

  抱团儿外迁发力全国 重塑京派家居的版图

  外迁不是简单的搬家,更不是被动等待。归根结底,“园子”建成,还得有团队跟着走。站在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家居企业们到底要如何出手?如楷模木门董事长董瑞君所言,京派家居联盟搬到邳州,其实是京派企业走出第一步的一个印记。

  北京家居行业协会门窗委员会秘书长、益圆木门董事长尹继超有三点感触很深,第一,团结。京派家居联盟是一个整体,迁到邳州之后用团结的力量给大家在未来的生存和发展过程中提供了更多的保障,更加方便沟通。第二,积极。在工厂外迁之后,京派的企业历经了北京环保形势和疏解的过程,对环保和各部门规范的理解有了更深的认识。所以来到邳州之后企业无论在环保设施上,安检上,消防上,投入都是非常大的,意识也是比较深刻的。变被动为主动,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工作。第三,夯实自己,有了好组织,有了更适合发展的地方,现在所做的一切,目的就是为了企业未来发展更好。未来更多的是要把产品的设计、研发、销售、品牌努力提升,市场做大做好。

  工厂搬出京城,但如何让员工无后顾之忧的随行前往,并解决其生活、子女上学的问题?京派家园的提出,是否让企业员工愿意跟随前往?

  对此,邳州市官湖镇党委书记李鹏飞表示,邳州致力于打造一流的宜游宜居宜业环境,牢固树立“企业强,则产业强,则百姓富”的理念,坚持“店小二”服务标准,想企业所想、急企业所急,提供全方位的定制服务,把政府的服务品牌与京派的企业品牌深度融合,实现企业发展与地方经济发展的相辅相成。有了这些承诺,相信人是有感情的,特别是跟着京派家居企业艰苦奋斗的老工人们,难以割舍这份感情。

  考察团与京派家居联盟邳州产业园部分品牌代表合影考察团与京派邳州部分品牌代表合影

  战略性转移新旧交替的博弈与阵痛

  一个企业的发展,总是有着新旧交替的博弈与阵痛。“与黄岩蜜桔、龙口粉丝、金华火腿、西湖龙井一样,京派家居有望成为邳州的后缀,二者相互互衬,品牌提升的战略意义便在此。”北京家居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刘晨直言。“同时希望京派家居联盟邳州分会,作为全国家居行业战略性转移的集体迁移的一种优质的样本。”

  正如福满门董事长王瑞津讲的,京派外迁邳州,正好可以以此为基地,扩展南方市场,们总是想北方市场,经过这一年多的邳州的生产运行,我们现在大力的发展南方市场,而且在这里做的产品反而到了南方是更加地稳定和更受到南方市场的环境。原来大家在做南方市场的时候没有自信,现在找到了做好南方市场的自信。

  其实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的重要战略转移,从原来的重北轻南,向均衡的、扁平化的布局来拓展,实现从局部到全国的战略的配置。因为北京制造有着优良的传统,北京品牌有很好的附加值,所这一目标是很有希望的。虽然京派制造端现在是在邳州,或者在北京之外的某些地方。但是我们的血统还是北京,我们的根还在北京,我们一定要用北京首都的制高点的标准,方方面面来要求自己,自律自己,通过这次转移再进一步的给予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