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尖声叫到:“我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深泽直人先生再回答一个问题。”大家纷纷转头,一个烫了头发的女人,用广东口音普通话大声抗议。深泽直人在今天下午无印良品酒店商铺餐厅三位一体开幕式上被请来做纪念演讲,两个小时后主持人说没有提问机会了。

  这个强硬的声音让主持人有点不悦,礼貌地回应:活动时间已经到了,这要征求深泽直人先生是否愿意。”那女人又再次大声叫道:我有充分理由提问。

  整体无印良品原木风格装饰的酒店三楼会议室里,之前两小时一屋子听众那种友好关系被这个女人打破了,好奇、心里的一丝不和谐感和看热闹的情绪燥起来……

  那女人问:无印良品未来产品的方向是什么?科技智能是当今发展谁也不能忽视的趋势?无印良品有什么发展计划?

  深说:无印并没有针对高科技智能做特别研发,要不要去追科技智能啥的,好像没有那么刻意。

  这之前,坐在我后排的一位记者还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深泽直人先生你如何评价宜家?宜家和无印良品的区别在哪?大家听完哄堂大笑不止,其中还包括坐在我前排的无印良品从日本本土来参加深圳店开业的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代表取缔役社长松崎晓一行。

  对着这个有点“不怀好意”的问题深泽直人倒是很淡定。他说:“谈到宜家的印象和无印良品的区别,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从产品来说,无印良品提供的是满足最基本需求的东西,而宜家的风格和产品更多种多样,这是最直观的区别。”其他他啥也没评价。

  一个下午的演讲里,他花了近一半的时间在津津有味地讲在亚洲的台湾、香港、大陆、韩国、印度,为“MUJI found”寻找生活中好设计产品的故事。几乎是走街串巷,越乱的杂货铺他越喜欢钻进去“翻宝贝”。用无印良品尺度删选,杂货铺、劳保用品店里的东西被他分拣出来,放在摄影棚里一拍,在大上海的“MUJI found china”主题展览上一摆,突然有了一股清新的小资气息,真是好神奇呀!

  他说自己最喜欢的中国东西是劳保店里的劳保手套,还有南方木结构房子二楼屋檐下被农民倒挂着当挂衣服架子的竹枝。原来这个精干的老头是个资深“胡同串子”啊,他还特别放了一张在中国胡同里发现的一只脑袋上顶着一个拖把的石狮子照片。在那些一头扎进胡同小巷杂货铺的日子里,跟随他一起“淘宝”的同事时刻紧张万分,因为一不小心就跟丢了,不知道这老头又钻哪里去了……

  下午有个郁闷的年轻设计师问他:为了活下去,总是在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但却是金主要的设计,怎么办?他说:合格的设计师最基本的职业底子是能做好一碗没有加入任何调料也有自己味道的高汤,再根据不同客户需求加入不同调料。这之前他的演讲中还提到,设计并不是自我表达,而是考虑用什么才是适合的。他说,市场是后视镜,察觉感知生活中人的需求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还问他:无印良品研发产品的理念是做到最佳性价比吗?

  深泽直人说:无印良品产品研发考虑的核心不是短时间卖出很多件,而是可以卖很久,这样可以把产品研发的价格分摊到很长的时间,价格也就下来了。同时,他还鼓励到线下店铺购物,强调氛围和体验感也是无印良品的重要理念。

  深泽直人是个怎样的人呢?他个子不高,头发有点花白,还挺淡定的。

  居然在等飞机的间隙,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这样的稿子,在这个耳旁还伴随着两个中年男人一左一右大声吼电话的深圳机场。让别人燥着吧,好好地熬你自己手里的那碗高汤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