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国经济遭遇一系列意外,贸易战冲击,P2P连环爆雷,实体经济供血不足,就业隐患也若隐若现。信用债违约增多引发去杠杆的争议,央行和财政部互怼凸显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宽松尺度难调。太多的政策悬而未决,市场的争论和猜测带来各种不安的情绪。

  刚刚结束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于下半年宏观政策动向给出了明确答案: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对于稳健的货币政策的表述是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与4月23日的政治局会议“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表述相比,少了“中性”二字,政策转向稳健偏松方向。流动性的表述则由3月份两会提出的“合理稳定”,变为“合理充裕”。

  宏观政策将趋向宽松,源于对当前经营形势的判断。会议新闻通稿罕见出现了“稳中有变”一词。这与4月23日召开会议提出的“稳中向好”大相径庭。从“向好”到“有变”,判断大不相同,上半年的经济增速达到6.8%,这样的速度着实不低,明显的变化是外部环境。

  往常,宏观政策宽松往往伴随着楼市的松动。历史惯例形成了一条中国地产逻辑:经济下行—刺激政策出台—货币放水—楼市大涨,这一次会不会重演?

  今年上半年,我国房地产市场表现总体稳定,但结构性矛盾仍突出,一些热点城市房价涨幅较高,下一步楼市调控动向备受关注。

  此次会议通稿,对房地产有相当篇幅的表述: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持因城施策,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

  对于房价的表述,以前官方的说法是“遏制房价过快上涨”,此番的“坚决遏制房价上涨”颇为惊心动魄。也就是说最高层对房价上涨“零容忍”,试图直接冻结房价的上涨空间,这个重大变化将对房地产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此次会议的当天,深圳又出台了楼市严控政策。据不完全统计,7月份,全国楼市调控超30次,年初至今超220次,调控强度前所未有。

  在当前复杂宏观经济形势下,此次会议强调遏制房价上涨的调控目标,释放出高层坚定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的信心和决心。表明当前关于房地产形势和问题的判断,以及解决问题的调控措施和制度机制已取得广泛共识,意味着决定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的关键性基础制度将加快出台。

  房地产行业对于楼市调控不能抱有任何“喘口气,歇歇脚”的念头,严控楼市将与宏观政策转向宽松并行。

  会议明确表示要“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如何理解这个“决心”的坚定都不为过。6月14日,中财办原副主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前期房地产市场已经积累了一些风险,近期又乱象丛生,成为最容易引爆风险的定时炸弹,目前在行政性措施已经不能根治,这些乱象必须同步加快改革。

  此次政治局会议给出的信号是,短期政策要积极,中期不能放弃去杠杆,长期要控制房地产市场对经济的侵蚀。

  在去杠杆和房地产政策上,一个是“坚定”,一个是“坚决”,这两个政策基调很重要,不要幻想现在的稳增长就会让这两个地方溃堤。因为目前环境的变化,而放松房地产调控这一战略性定位的情况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