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洋集团:微妙的董事会

   2018-07-18 10:39:43

一则寻常的公告,隐藏着一次重要的人事变动。

  文/乐居财经 王蒙尘

  一则寻常的公告,隐藏着一次重要的人事变动。

  7月15日晚,远洋集团(03377.HK)发布公告,公司将于8月6日举行特别股东大会。这次大会主要就办两件事:一是审议公司新的股票期权计划,二是选举符飞为非执行董事。

  符飞是谁?根据远洋公告,符飞46岁,博士,现任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风险处置与法律事务部总监,中华联合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远洋集团二股东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管工作组副组长。

  同时,符飞也是远洋集团董事局现任非执行董事。只不过,他是因前任董事退任临时填补空缺的,按照公司章程,他须于股东会重选选举。

  符飞填的是远洋前执行董事王叶毅的空缺。2018年5月18日,王叶毅退任远洋集团执行董事兼投资委员会成员。官方理由是,“需要更多时间专注其他业务”。远洋集团同时宣布,公司已委任符飞博士为公司非执行董事,任期一年。根据公司章程,符飞必须在下届股东大会上退任并寻求连任。

  根据远洋的公开资料显示,王叶毅和符飞都是由二股东安邦集团派驻远洋的代表。仅从这一点来看,这似乎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人事更迭。安邦派驻远洋的代表王叶毅退任了,然后安邦重新派代表前来接班。

  不过,不同的是,王叶毅出任的是远洋集团的执行董事,而接替者符飞出任的是非执行董事。王叶毅缘何匆忙退任,是否事涉安邦事件?符飞为何出任非执行董事,这些安排出于怎样的考虑,目前尚未得知。但对于远洋董事局而言,原来两大险资股东各派驻一名执行董事、两名非执行董事的局面就被打破了。

  在王叶毅退任前,远洋董事局共有15名董事,包括6名执行董事、4名非执行董事、5名独董。6名执行董事为李明(董事局主席)、李虎、王叶毅、沈培英、温海成、李洪波,李虎为第一大股东中国人寿派驻的代表,王叶毅为二股东安邦派驻的代表,其余代表远洋管理层。4名非执董为赵立军、方军、姚大锋、上官清,前两者代表中国人寿,后两者代表安邦。5名独董均为律师或投资界专家。

  从这个董事局组成结构看,远洋的两大险资股东各有3名代表,且分别有一位执行董事,形成了(1+2):(1+2)的微妙平衡。

  如今,中国人寿和安邦集团的代表仍各为3人,但是,“接班”王叶毅的符飞是非执行董事,难以直接介入日常管理,实际权力小了不少。

  安邦虽说正在遭遇多事之秋,且公司处于被保险监管部门整体接管状态,但股权层面并未发生明显变化。据远洋公告,中国人寿和安邦集团(与安邦财险为一致行动人)分别持有远洋集团29.98%及29.97%股份,仍为第一、二大股东。

  远洋集团的公司章程,对董事会人数规定比较简单:2人以上,未设人数上限(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股份公司董事人数为5-19人,即上限不超19人即可)和固定人数。仅从董事人数合规上而言,符飞并非必须进入董事会。

  这么多年来,远洋董事局一直在股权变化中寻求一种平衡。但经过这次意味深长的人事变动,两大险资股东在董事局的构成,从(1+2):(1+2),变成了(1+2):3;从微妙的平衡滑向了“不平衡”。

  这次隐蔽的“人事变动”,还让人联想起邦邦置业。邦邦置业由远洋和安邦联合设立,各出资1亿元、各占股50%。作为双方地产业务的合作平台,邦邦置业主要通过代建、代管形式,帮助安邦处置地产资产。

  目前,邦邦置业已经更名为远洋邦邦置业。李明出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符飞出任董事长。

  有人说,邦邦置业意味着安邦地产业务处置的终局。不过,当符飞进驻远洋集团董事局的那一刻,这一切就都已改变。

  2018年1月到6月,远洋集团累计协议销售额约451.1亿元,虽然同比上升48%,但仅完成全年1000亿销售目标的45%。顺利完成目标,远洋邦邦置业是一个重要的变量。

  “安邦接管组的副组长进驻远洋董事会,虽然只是非执行董事,但仍能带给行业很多想象——未来,远洋和安邦之间的合作也许会继续深拓。”一位分析师如是表示。

参与讨论 0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

资讯排行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