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林振兴

  编辑 | 陈 晨 

  图片 | 乐居财经

  中国房企跨界方兴未艾,地产商纷纷转型美好生活运营商,进军长租公寓、医养健康、共享办公、文教体育、社区服务、智能家居等领域,供应链市场也同样风起云涌,如互联网般,一大批潜力独角兽企业正在孕育。乐居财经与上海证券报、新浪财经联袂推出“发现2018中国美好生活独角兽”大型策划,希望通过独角兽系列访谈,发现新领军,发掘新模式,助力产业与资本对接。

  本期【发现美好生活独角兽系列访谈】主角是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先生。

  小猪短租总部坐落于知春路地铁旁,它的对面正是互联网巨头腾讯在北京业务的集聚地。过不久,它将搬到新的办公区,开始新的征程。

  陈驰颇为留恋这个地方,在这里,他们从不到50人规模的小团队发展成为短租领域的“独角兽”。他表面看起来冷峻严肃,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十足的互联网信徒,对周遭的新鲜事物充满热忱。

 从医生到互联网信徒

  对于很多人而言,医生是一个稳定且受人尊敬的职业,所谓“医而优则仕”。

  1998年,陈驰顺利毕业进入医院。四年后,他却不顾周遭人的反对,弃医从商,断然离开了象牙塔般安逸的环境,辞去妇产科医师职位。或许是被中国社会开放的大环境所吸引,但也是个性使然,他更希望未来有很强的不确定性,而不是在科层结构化的体系里去耗费时间。

  辞职之后,他开始游走在互联网各领域中,从早期的雅虎,到奇虎360再到酷讯,他不断试错和摸索,对所处的互联网行业也有更深的理解。

  2011年,陈驰加盟赶集网,成为蚂蚁短租总经理。彼时,国内所谓的旅游互联网,主要还是在信息层面做一些处理,比如信息在线化,通过引擎方式让用户有更多比价功能。然而国外却产生了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共享经济,从Uber到Airbnb的成功模式,让陈驰眼前一亮。

  “以前只有酒店才能在线上做分销,但是今天用互联网去中心化连接,个人通过全新的信用体系和服务闭环,把自己的房子或者剩余空间租给陌生人。这不是简单的信息层面颠覆,而是整个住宿产业的颠覆,它看起来更有意思,所以我们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陈驰回忆道当初创业激情被点燃的瞬间,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

  2012年,陈驰正式创立小猪短租。虽然不喜欢和陌生人交流,但为了获取房源,他“被迫”当房东,成为中国最早一批常有陌生人住在家中的人。他也曾千方百计说服亲戚朋友和同事分享房子,因为他深谙除了这种方法,没有其他路数可走。

  小猪短租的早期房源是线下员工拿着验证表格,派上摄影师,挨家去验证,检验房屋是否真实,结构设施是否符合描述信息,之后打上标签。但随着房源越来越多,团队很难再上门拍照、考核房源,工作逐步转移到服务链端。陈驰认为,“它已经形成了一个所谓的没有逆向选择的市场,房子信息如果不对称,在这个平台上是没有生存价值。”

  陈驰经常私下跟同事分享创业初期的感受,“像突然看到了一片海,你觉得游过去能发现新大陆。便冲下去徒手往那个方向去游,这个过程其实看不到对岸,而且危险暗藏里面,你会受到体力、心力和脑力考验。水位一直在下巴附近,这种濒死的感觉一直存在,没有尽。口渴、焦虑,周围也没有同伴。”面对短租这片蓝海,他还是义无反顾跳进去。

 三分天下

  无论是流量还是资本,都在向行业的头部公司汇聚。资本在明确下注的同时,表现得更加理性。Airbnb、小猪、途家估值已超过10亿美金,跻身独角兽阵营,确定了三足鼎立的市场格局。

  陈驰的性格里潜藏着道家思想,他不太愿意附和独角兽这种说法,因为他知道自己是真实的长道游泳者,始终抱着在海里要游到彼岸的心态。品牌打造上,他也“随遇而安”,他坦言自己,“更看中长期发展和进化的公司,不一定刻意去刻画一个品牌形象。”

  陈驰给小猪短租的定位是唯一真正有物联网服务能力的一家公司,中国的短租行业基本都建立在小猪短租的服务体系上,从智能硬件到服务再到软件,都是其提供的。他要用互联网方式去做到软件、硬件和服务一体化,通过协同网络做服务,通过物联网提升效率和在线化,通过数据驱动结合平台去做运营。

  平台服务链的建设也是陈驰颇为看中的,他用互联网去做在线化和闭环。小猪短租平台上有业余保洁人员和业余摄影师,对个人进行充分赋能;整个门锁信息要实现在线化,智能门锁的覆盖率超过65%;开展智能家居产品的布局等等。

  6月,小猪短租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旅行品牌飞猪达成战略合作,提供“先住后付”服务后的合作升级。新版本的飞猪即将推出的民宿短租频道,向飞猪用户输出优质民宿房源。

  目前,小猪短租的全球房源已突破35万,覆盖国内395个城市和海外225个目的地,拥有2800万活跃用户。除了国内市场的下沉,在海外方面,随着与agoda的全球战略合作,小猪短租在海外的优质房源数量和服务能力也在提升。

  当然,小猪短租不止步于做一个双边平台,陈驰希望在这个领域里能做更多创造性工作,“把包括物联网、智能硬件、AI等新科技,还有整个劳动力、组织方式的驱动硬化过程充分利用起来,整合成一个协同互联网,对整个房地产行业做更深的改造。这样不仅可以创造一个短租的垂直领域,还可以颠覆从长租到二手房交易。”

  未来5年,陈驰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房源超过200万。

 共享经济的得与失

  2016年夏天,随着摩拜、ofo等共享单车的一夜爆红,“共享经济”概念热度陡然蹿高,两家企业均在半年内完成了超过5轮融资。

  那时候,租赁经济方兴未艾,共享经济的边界被扩展的比较开,但陈驰看来,“像B2C的共享单车、充电宝其实还不算共享,真正共享的定义是把闲置资源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最大化利用,让闲置成本进入到新的应用场景。每一次闲置资源的分享,都让资产得到最大化利用,而且这个模式基本是要用网络和平台的模式,而不是B2C的模式去做。”

  在共享领域中,最令陈驰看好的网约车模式,它有很强的共享经济属性,这个模式里面开创性的用了巨大的双边补贴方式,去解决平台早期增长问题。

  共享经济和协同消费繁荣的三个条件,陈驰认为已经成熟,“第一,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进入生产过剩阶段,有大量存量资产可以用于分享;第二,新信用体系正在呼啸而来。基于全局的陌生人社会,信用体系和互联网结合,乃至于未来和区块链的结合,让人和人之间的信用在新的社会体系连接下重构。第三,需求的变化。今天物质过剩的时代,对需求的要求逐渐变成个性化、有特色、多样性,需要新的生产方式来满足未来消费升级;第四,去中心化的趋势。工业化时代是对企业和公司赋能,如今互联网能够形成新的信用体系,形成对个人的赋能。”

  目前,互联网已强大到不止是做信息的撮合,它可以在一些产业里面去做本质化改造,对个人的赋能,对房产的赋能,对劳动者的赋能,形成一个非常强大的基于互联网改造体系,影响短租领域。陈驰强调这个过程不是一个品牌崛起过程,实质是一个产业互联网的过程,是进入硬创业的过程。

  短租市场对于传统的旅馆住宿方式会是很大的冲击,它创造更多的住宿选择和更宽的住宿场景,但陈驰却认为,“它不一定跟酒店是完全对立的关系,有一些用户在一些场景里还会选择酒店。而他自己则更倾向出差时候住在短租平台上的房子里,去体验不同城市的风土人情。”

  作为一个与移动出行市场几乎同时起步的共享经济形态,共享住宿经过6-7年的培育,并没有迎来像滴滴与Uber、摩拜与ofo那样激烈的行业竞争,也没有资本的蜂拥而入,更谈不上有爆发现象。

  陈驰换了个角度来思考这个现象,“中国互联网有一些个例,因为资本和模式带来的网络效益,容易用资本拉动,比如说网约车、共享单车。正常创业应该是五年一小程,七年一中程,十年一大程,这才是道,不然还没游到岸,资本大浪就会把你淹没。大部分的创业者千万不要把极端案例当做天然会出现。而是需要做长跑,坚持在产业中用互联网去改造。”在他眼中,短租行业甚至不存在明显的爆发期,但是这个产业每年都会有2倍-2.5倍的增长,如同酒店行业般持续时间和成长曲线都会很长。

  2018年,已过一半,历经一波又一波的风口,中国投资人已锤炼得愈发轻车熟路,这导致的结果是:资本更快进出,创业公司迅速大起大落。多位共享领域的创业者摇身一变成了区块链专家。而被这些创业者们遗弃身后的,是那些或关停、或已转型的共享概念公司。

  如果追求风口是创业者的本性,是否存在另一种选择,一个不被风口裹挟命运的选择?当然,在陈驰看来这必须有,小猪短租正在朝着它奋力向前。

【投资人说】愉悦资本刘二海:看好小猪短租的在线短租服务闭环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

  小猪短租的新模式——共享经济,它的创新解决了人们短租方面的需求,特别是如今出行多样化,从过去的商旅到现在的家庭旅行,甚至本城市的度假,除了宾馆、酒店、更豪华的酒店之外,需要有更多新的形式满足人们的需求。

  小猪短租把民宿集中到一起,形成好的用户体验,并做了完善的基础设施,包括卫生打扫、电子锁、安防系统,使得房子的质量得到很大提升,大家也住的方便。

  目前融了小几亿美金,是独角兽的公司,拥有超过30w间房源,每年增长超过百分之百。

  创始人驰原来是个医生,先拿自己的房出租,从一间开始做,然后找其他房源,逐渐把事情做起来,他是从用户体验、自己的体验做起来,了解到租客的心态,参与到这个行业中去不断的找人不断的发展,特别有坚持精神,也特别喜爱这个事情。

  对于小猪的融资,最早开始做了投资,之后一轮接着一轮,实际上还是对他比较信任,这些融资的关键节点我们协助他做。当遇到战略方向时,怎样发展,我们会跟小猪共同探讨。

  以下是乐居财经与陈驰的对话(精选版):

  乐居财经:短租领域的品牌时代是否到来?

  陈驰: 我认为它不见得是一个品牌时代的到来,他是一个产业互联网的过程。互联网今天可以强大到不止是做信息的撮合,他可以在一些产业里面,或者附着的产业里面,去做一些本质化的改造,有更多信用体系的改造,对个人的赋能,对房产的重新赋能,对这里面劳动者的赋能,形成一个非常强大的基于互联网改造的体系,短租的业务才能起来,这个过程,不是一个品牌崛起的过程,实质是这个产业里面逐渐互联网化的一个过程。

  乐居财经:短租市场对于传统的旅馆住宿方式会是很大的冲击,您认为是否会改变未来人们在外的住宿方式?

  陈驰: 我觉得他会是新的租住方式,它创造更多新的住宿和更宽的住宿场景,他不一定跟酒店是完全对立的关系,有一些用户在一些场景里还会选择酒店。但是很多新的场景,比如说家庭的旅行,周末的聚会,甚至一些商旅,大家可以住在一个别墅里面,晚上还可以讨论工作的问题,甚至还可以在当地做一顿饭,创造很多新的场景。

  乐居财经:作为一个与移动出行市场几乎同时起步的分享经济形态,短租这个行业没有爆发的那么迅猛,您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陈驰:换个角度的话,互联网有一些个例。特别是中国互联网。因为资本的问题,因为有些模式,带来他的网络效益,容易用资本拉动,出现了一些特例,比如说网约车,共享单车,但是,我建议大家把他当特例来看,我认为正常的创业,五年一小程,七年一中程,十年一大程,才是正常的情况,才是道,所以大家把特例当作,一定要发生自己身上,然后去创业的话,可能游几步,觉得还没游到岸,资本的大浪没有把你推上去的话,你就会死掉。

  乐居财经:短租领域相关监管与标准尚未成型,住宿分享企业又该如何去自我规范,明确平台、房东、房客三边的职责,保证平台的服务与体验呢?

  陈驰:平台的出现,就把原有政府去监管工业化的组织方式做了一次小小的颠覆。平台自己去连接供给和需求,通过平台中介的发展去沉淀规则。产生的问题,一个是在平台规则里面去解决,有一些还需要法律,根据平台经济出现的一些特点,逐渐来完善一些法律,来规定平台用户和供给之间的责任。当平台出现再加上共享经济,挑战可想而知,这是一个相互适应的过程,然后还会出很多困扰大家的一些案例,给立法者、平台运营方都带来很多的挑战。但是历史肯定要往前走,这个毫无疑问,平台经济加上去中心化的分享经济,它一定是驱使法律最后还是会慢慢走向完善。

  乐居财经:Airbnb、小猪、途家领衔的携程系三家独角兽公司,已经确定了市场格局,如何形成自己的差异化和核心竞争力?

  陈驰: 我们是唯一一家真正有物联网服务能力的公司,可以说今天中国的短租的行业,基本都建立在小猪的基于短租的服务体系之上,从智能硬件到服务到软件都是我们提供的。2012年Airbnb引进中国,但是只建一个所谓的软件,很多交易的环节都没被改造,信用体系不被改造,服务没有被互联网化,就做不起来。

  乐居财经:小猪短租已经完成的多轮融资,为什么会被资本关注?

  陈驰: 一个是跑道,房地产真的还是一个大跑道,这里面互联网改造有非常多空间可以做。我觉得大概未来十年产业互联网在房地产这个市场里面,这个大的行业里面,有巨大的机会,小猪其实在早期,就是因为通过线下的这些工作,互联网的改造,让这个垂直在中国成长起来了。第二,整个团队确实是被时代选择的一个团队,在这个房地产产业互联网化,分享经济在房地产行业发生的过程里面,我们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可能性和路径,我们就义无反顾的跳下去,往前游过去,水一直在这儿,但我们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游。

  乐居财经:目前公司的估值已超10亿美金,未来希望小猪短租成为什么样的品牌?

  陈驰: 两个维度,我们希望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能做更多创造性的一些工作。把很多新的科技,包括我刚才说的从物联网,智能硬件,AI,还有劳动力、组织方式的驱动硬化的过程充分的利用起来,去对整个房地产行业做一个更深更大的改造。而不是局限于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我们做的事情,第一,太多的事情是值得去做的,这样做的话,不仅可以创造一个短租的垂直,我们颠覆从长租到二手房交易。第二,品牌上的问题,我到是有点随遇而安的感觉。我们做了这些,对品牌会发生什么。一定是我们的理想,我们真的提供什么样的服务。第三,团队的价值观会在平台上逐渐表达出来,品牌对我们来说,我们更看中长期发展和进化的公司,到不一定要那么刻意去给自己刻画一个品牌的形象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