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家左小蕾

  乐居财经讯 王帅 6月14日下午,由新浪乐居贵州区域发起,乐居财经、新浪乐居共同举办的“2018美好贵阳高峰论坛暨向美好出发颁奖盛典”正式启幕。本次论坛以建设“美好贵阳”为引,探究美好生活品牌服务商在建设“美好城市”的工作中如何转变职能、共谋美好,以及建设中国“美好生活”的深层次意义。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苗乐如、乐居控股CEO贺寅宇、全国房地产及财经专家左小蕾和严跃进等出席。

  会议现场,全国房地产及财经专家左小蕾以《高自然发展阶段的经济态势分析》为题,探讨分析了关于中国当前经济形势的分析,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们现在的经济形势讨论,实际上契合了这个东西,我们进入到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阶段。我个人认为,对经济形势分析,我们也要进入高质量经济增长阶段的思路。应该有转变,当然对中国现在的经济形势分析有很多的观点,特别是今天早上在上海已经举办的金融论坛。也反映了各方面的观点,我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的一些看法,跟大家讨论,供大家参考。

  我想说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新时代经济将高质量发展。也就是说,当我们进入了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阶段的时候,我们是有必要去认识什么是高质量的经济增长?我觉得这一个是非常重要的。

  二、我们现在的经济已经开始了高质量的发展。我刚才说到了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阶段的时候,我们对于形势分析的理念,我觉得也要发生改变,虽然我们仍然是在进行数据的分析,但是数据的内涵不仅仅是是从涨涨跌跌,不仅仅从大大小小上分析,我觉得要从质量的内涵上进行分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开始应该高质量发展的态势。

  三、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对2018年经济走势的一个看法。我认为18年的经济将继续高质量的发展,沿着高质量增长的方向发展。

  首先我们来认识新时代经济如何高质量经济发展。中国经济走进一个新时代的时候,高质量经济增长实际上是十九大提出的,第一次提出的,中国的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经济增长转变。这个提法是第一次,我更认为这不是一个词汇的创造,而是一个非常实质性的判断。中国过去在制订这个经济增长发展的目标的时候,过去的提法,包括十八大提出的都是中国经过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仍然是速度的问题。十九大提出了,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转变,这是速度转变为质量。这是一个实质性的变化,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一个词汇的创造,一定有它非常重要的内涵。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走进了高质量增长的时期。而且去年的经济工作会议反复强调,在十九大这样一个新提法下,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订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所以大家非常关注经济政策波,在中国的体制机制下,政策非常的明显。高质量的经济增长,将是未来制订政策、制订战略发展方向、实现恢复调控的重要根据。所以都要围绕着这个东西去变化,所以我们认识这个高质量增长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我们判断未来的形势,对于判断未来的政策走向,对于判断未来大的战略,都非常的重要。

  为什么我们现在提出高质量经济增长?为什么中国经济走向高质量经济发展的时期,这里面有很大的文章要做。简单说起来,我们过去40年或者30多年的高速增长,也是对的,也是推动中国经济变成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制造业的生产国。这些跟我们过去的30多年的高速增长是分不开的。但是过去的30年高速增长,为什么能够持续30年?这样的奇景?因为我们具备高速增长的所有的经济要素条件和大的规律性发展,在这样一个规律发展的范畴之间。

  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其实中国经济发生很大变化,我们刚才已经说了,有了长足的发展和成长。我们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应该注意到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我们出现了产能过剩,我们出现了70几个月的PPI,生产资料、生活资料的出厂价负增长的78个月的记录,这个说明什么问题?我们非常形象地说,这个PPI的负增长意味着我们上游的原材料的那些领域,那些产业不赚钱。我们产能过剩,实际上告诉我们什么问题?实际上我们的投资有效性在大幅度的下降。用经济学的名词来说,出现了规模递减效益,意思就是说,可能是三个百分点的投入带来一个百分点的增长,这就出现了非常没有效率的结果。在过去30几年大的高速增长的过程中间,我们只要加大投入,就有剩余劳动力匹配,就可以产生适合当时发展的劳动生产力的提升,可以推动经济增长。

  在今天,如果我们出现这样规模递减的效率情况,我们加大投资出现了没有效率的情况,这是不可持续的,从亚洲金融危机我们可以看很清楚。所以我们现在的经济一定要全面考虑,我们可能是高速增长的大的环境和条件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要考虑到,要非常清楚认识到有效投资增长,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才是我们经济走进新的时期。这需要我们更多在“有效投资”,“有效需求”,在更高质量的增长上去做文章,才可以推动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所以我们走进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跟我们刚才说到的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实际上是对更高质量的梦想,不断增长的需求其实是一致的,是一个新的发展的时期和阶段。

  我们有必要认识什么是高质量的增长。首先要认识到高质量经济增长的内涵,跟高速增长的内涵,应该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高速增长的时期,发展是硬道理,在高质量经济增长时期,发展仍然是硬道理,但是这个内涵绝对有跟大的差异。高速增长时期的内涵就是高速增长,我们要利用当时的优势,利用当时各种方面大的条件推动高速增长;在高质量经济增长发展是硬道理的内涵,不能简单地推动高速增长了,这个里面可持续的增长,可持续的发展,高质量的发展,需要我们改变仅仅是要素驱动的状态,我们要继续进步,我们要创新发展,我们要驱动力转换。这样才是真正的从经济学的理论上来说,这才是可持续发展的长期的要素变量。所以新的经济增长的、高速增长的内涵,硬道理的内涵,就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就变成了我们实实在在的发展内涵。非常的重要。

  因为高质量的增长第一次提出来,所以经济工作会议,十九大专门强调,我们的指标体系,我们的分析理念,都要随之而改变,因为我们所有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体系、政策考核体系都要改变,我们要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这样才可以推动我国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增长不断发展,不断取得新的进展。所以我们所有的分析理念,所有我们的评价标准,都要发生一些根本的改变,都要在发展过程当中,重新的制订,重新去评估。

  高质量经济增长在宏观的层面,实际上体现非常重要的是一种结构性的优化。经济增长首先从宏观结构上来说,经济增长结构,过去我们都知道,三驾马车、驱动力,三十年高速增长期间,以投资为主的要素驱动,只要我们加大投资力度,我们匹配一些过剩的劳动力,我们劳动生产力提上去,经济就推动了。但是我们现在反复强调,我们要消费拉动、要占主导地位。在增长结构中间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变化,为什么消费增长就是一个拉动结构?因为消费本身就是一个驱动力,更重要的是我们消费增长完了以后,我们需要再消费,需要再生产的,再生产的过程是需要再投资的,而且这个投资完了以后生产品是有市场的,投资是有效的。所以是可持续增长的。所以为什么消费增长来拉动经济作为主要的引擎和驱动力?是我们经济增长的优化,是高质量经济增长中间经济增长结构,应该以消费增长拉动为主,而不仅仅是以投资,投资要投资的,但是我们刚才说了,我们出现了无效的投资和规模递减,所以消费投资是有效的投资,宏观的结构看,经济增长的结构中间,如果消费拉动为主,这就是我们结构的优化,也体现了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从三次产业的角度来说,一二三次产业,过去我们比较注重的是支柱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服务业,包括我们房地产中间出现的各式各样的服务,都是应该非常被忽略的。但是实际上大家都忽略这个问题,产生的很多的弊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德国的制造业是绝对的支柱产业,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德国的制造业产值中间,70%来自于它的生产性服务。所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它的工业能够这么发展,制造业能够发展,跟生产性制造服务是有关系的,而且生产性服务提供工业产值提超过70%的重要比重,中国吃了很大的亏。最近我们看了一个资料,印度尼西亚原来满街跑的摩托车都是来自于中国制造,但是最近换成了日本制造,最重要的原因我们没有售后服务,零部件换了以后不知道到哪里买,或者修理和维护都没有,所以那个东西都叫做耐用品,不可能一次性丢掉的。所以我们如果服务跟不上,我们市场,我们只注重生产,只注重销售,如果没有注重到这样一些更细节的、魔鬼细节的服务,你的市场得而复失。所以三次结构,从宏观结构上来说,如果服务业可以得到长足的发展,三次产业的结构得到了这样一个合理的调整,那么也就体现了我们在宏观层面上的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终端结构来说,叫做产业结构。什么是高质量的经济增长?我们一直在说供给侧结构改革,但是强调很多都是对那些不合理的产业结构的调整。比如说去产能、三高企业的调整。其实供给侧结构的调整,应该是两个方面的。一方面是调整不合理的产业结构,另一方面,要形成合理的产业结构,你才能有新的经济增长点,才能有新的发展的基础。从高质量经济增长来说,如果是过去的三高,高污染、高产能、高耗能的企业,那些产业的发展,不是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领域,所以进行供给侧结构的调整。同时,我们高质量经济增长,需要我们有更合理的、有新的增长极的合理的产业结构的形成。这个里面实际上,我们是很熟悉的,什么是合理的产业结构?也就是说,可以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的增长,持续增长的一些产业。

  高端制造业、新液态、新型产业、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工程、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生物环保,我们的贵阳抓住了很多的机遇,对于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一些新的增长极,从大数据的角度,从环保、生态保护,从高质量的生活品质的提升,还有旅游生态的发展上,我们贵阳实际上贵州抓住了很多的机遇,我们已经进入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产业布局。从微观角度来说,什么是高质量经济增长?怎么判断?在经济运行各个层面,从供给面来说,如果提供的是品牌的产品,今天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新浪、乐居的、碧桂园的老总们,都在谈话我们要品牌。实际上美好贵阳、美好生活,就是跟品牌销售,就是一个品牌,所以你提供是这样一些非常有内涵的品牌的产品,你就是在提供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供给。当然你还应该有核心竞争力,从需求面来说,我刚才说了,如果可以提供不同层面的高质量美好生活的需求,去满足这样一些多元化的、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些实际上就是高质量增长的一个需求的表现,包括我们的居住,包括民生中间很多的东西,我们今天介绍很多的碧桂园的产品,把医疗、卫生、教育、娱乐,及这样的生活品质为一体,包括交通、绿色的建设,这是一个高质量需求的生活需求,这是高质量经济增长一个体现。

  从投入产出的角度判断,我们生产提供者,如果能够体现,在你的投入产出方面能够体现劳动力生产力的提升,能够体现土地资源、资本的有效使用,提供环境方面的效率,提高全方位全要素的投入生产率,这就是在高质量经济增长的范畴里面。高回报的产品,如果你这个产品,你能够给投资者回报,内容增长老百姓的收入,你能够提高政府的税收,那么你这样一个领域,你这样一个企业,你就是在高质量增长的范畴里面。宏观领域来说,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企业里面,经济也有一些周期变化,但是经济周期的变化不会影响整个宏观层面大起大落,是稳定的变化,规律性的变化。那么你整个经济总体来说,就是在一个高质量经济增长的范畴里面。这是很具体的层面。

  另外一个非常值得强调的是,中国的高质量的经济增长,一定是企业为主体的。以前总是有人在问我,中国经济增长什么时候上去?如果是企业问这样的问题的话,我觉得它一定没有搞清楚发展的逻辑。宏观经济要好或者不好,如果企业没有做好,如果大量企业都没有做好,哪来的宏观经济的增长改善?我们都知道微观主体的企业发展共享给了宏观经济,宏观经济才可以呈现出它的发展态势。所以像过去有一些时候,大家有一点不太准确地认识。

  我们的企业家把企业做好,才是真正的高质量经济增长,企业高质量的发展,我们经济才可以高质量的发展。

  中国已经显现了高质量经济增长,我们还是数据的判断,但是这个数据判断就不仅仅是涨涨跌跌、高高低低,或者零点几个百分点的判断,要从内涵上判断。

  首先结构优化中间的经济增长,消费增长可以占主导地位,这就是优化的表现。刚刚数据显示,我们的消费增长在GDP总量当中占52%多。都占到主导的地位,还有几个重要的指标,大家应该特别注意的。我们投入产出比,我刚才说的规模递减效益,过去投资,现在投资去年只有4.2%的投入增长,很多人拿到数据以后,跟过去比较,过去都是10%、20%以上,甚至更高的投资增长。现在已经变成了七点几了,很容易产生中国经济下滑的下行压力加大,增长动力不足的分析的判断。很多这样的观点,但是一定要注意,我们刚才说了,投入产出比,比如说去年我们的经济增长6.9%,但是我们的投资增长只有7.2%。

  但是要注意,7.2%的经济增长支持了6.9%的经济增长,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单纯从投资下滑这样一个角度去看,觉得不行,增长动力不足。但是要从投入产出比,我刚才说了规模递减效益,就是三个百分点的投资,一个百分点的产出。我们现在是一个百分点的投入和一个百分点的产出,1:1,(经济)高质量增长的重要的体现。一定不要从数字本身的涨涨跌跌(分析),包括今天的数据,中国的社会融资,好像是大幅度下降。下降了五成,大家觉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是没有注意到,这么大社会融资下降,我们的载入违约情况没有大规模的上升,从总量来说,违约和总量的比重来说,0.2%,这个是很低的违约率。所以有一些东西,真的不能用过去的简单的涨涨跌跌的东西看。

  还有一个东西,我觉得恩格尔系数,是食品消费在总消费中间占的比重,我们一季度发布的数据,恩格尔系数从36%降到30%,意味着中国食品消费的比重在下降。也就是说,中国的消费升级的状态非常的明显。这个消费升级可是我们未来的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增量部分。

  对2018年的经济增长,我们认为这种高质量的增长的态势,还会延续,这里面最重要的指标,不管刚才我提到的消费增长,特别是消费升级的需求,包括房地产的消费,这种养老,好的环境的分享,这种需求不断增长,就是这种消费升级增长,会产生对消费增长在GDP当中的增量的效用,会实现我们的结构优化。

  从投资角度来说,也是有很多的要素。因为我们PPI是从负转正了,对那些领域的投资一定会加大了。再加上中国的房地产角度的发展,去年年底的时候,拿地的数据是大幅度的增长,按照历史发展的规律,今年开发投资一定会增长,这些都会贡献给今年的经济增长,也都是自然经济增长的领域。唯一不可确定的是我们的外贸,我们在打贸易站,非常复杂,对于进出口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不确定的因素,全球的经济都在发展,全球的贸易也在增长的,但是我们要很好地应对贸易战,今年的经济增长,从三驾马车的角度来说也是可以得到一定的保障,反正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的经济增长的阶段,有巨大的机遇,所以我们要很好地抓住这个机遇,当然也面对一定的挑战,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