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2017年,选择在南京就业的江苏高校毕业生为4.7万人,占江苏高校毕业生总数的21.75%,而2017年南京的高校生源数为1.2万人。

  2017年,是江苏省人口流入的井喷之年。

  回望2015-2017年,江苏省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16.24万、22.3万和30.7万,刨除由生育带来的16.09万、21.81万和21.44万的人口自然增长,近三年分别有0.15万、0.49万和9.26万的外来人口流入江苏。可以明显看出,2017年江苏省的人口流入量远高于2016年,同比增速高达1790%。

  在江苏省人口流入井喷的背后,苏州、南京、无锡三大GDP排名靠前的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较强。其中,南京的常住人口增速全省最高,是江苏省最具实力的吸引人口城市。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田伯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作为拥有800多万常住人口的特大城市,南京市有人口规模效应、历史文化基础和区位三大优势,近年来的经济增速表现好,且具有较好的发展空间,因此对人口有较大吸引力。

  不过,不可忽视的是,江苏省人口的自然增长率正在降低,2017年为2.68‰,比上年下降0.05个千分点,远低于邻省浙江省的6.36‰和安徽省的8.17‰。苏中三市(扬州市、泰州市、南通市)的情况则更为严重,2017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均为负数,在江苏省的13个地级市中,只有这三个城市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人口正成为苏中崛起的制约性因素。

  南京常住人口增速全省最高

  南京正成为江苏省最能吸引人口的城市。

  2017年,南京常住人口增速为0.79%,远高于全省水平,位列江苏省13个地级市之首。平均来看,2015-2017年,南京三年的常住人口平均增速为0.48%,高于全省0.29%的三年常住人口平均增速。

  从经济发展情况来看,2017年南京的GDP总量居全省第二,仅次于苏州市,但其GDP增速为8.1%,高于苏州市7.1%的增速。

  回顾历史,南京市的经济也曾处于弱势。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区域现代化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苗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约20年前,中国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以苏州、无锡为代表的城市,吸引了大量来自日资、美资的FDI投资,那时的南京经济较为弱势。而现如今,南京超越了无锡,并与苏州缩小差距,由此可看到人口吸引力的变化。

  为何近年来南京的GDP超越了无锡,且GDP增速位于较高水平?田伯平表示,苏州、无锡过去经济发展较快,主要因为制造业,特别是引进外资、低成本发展方面;而随着经济的转型升级,南京的优势正逐渐显现,使得南京的服务业发展有较大空间。

  苗国进一步表示,以苏州、无锡为代表的外向型经济曾依赖于生产要素的低成本,比如劳动者的低工资、土地等资源要素的低成本以及政府的税收优惠等,这些优势正随着外向型经济模式的衰退与人口红利的消退而丧失了比较优势,因此会对当地的经济发展有不小的负面影响。

  而南京新兴产业发展迅速,目前正在加快构建以“四大主导产业、四大现代服务业和未来产业”为主体的“4+4+1”的现代产业体系,不仅电子信息、高端装备、新能源汽车等产业规模不断壮大,还在积极谋划人工智能、未来网络、生命健康等一批未来的新兴产业,台积电、中芯国际、清华紫光等一大批企业也相继落地南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南京市的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为2.3:38.0:59.7,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也较上年有所提升。

  另外,南京吸引人口的另一大优势即为众多高校、科研院所的聚集。记者发现,江苏省的两座“985”“211”高校,即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全部位于南京,南京农业大学、河海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理工大学等“211”高校,也位于南京。

  江苏省教育厅于2017年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包括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在内的8所南京高校留南京就业的毕业生总数,占8所高校总体就业毕业生人数的33.27%。相比之下,这8所高校的毕业生去到浙江、上海、广东的比例分别为5.92%、10.67%、4.25%。

  另外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选择在南京就业的江苏高校毕业生为4.7万人,占江苏高校毕业生总数的21.75%,而2017年南京的高校生源数为1.2万人。这显示,实际选择在南京就业的江苏高校毕业生人数“是生源数的近四倍”,南京的人才呈现“净流入”状态。

  不过,田伯平认为,南京众多的高校科研院所若想同市场紧密结合,需要一批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在这方面南京相比深圳和杭州,要欠缺一点,因此这方面人才在南京会有更多的空间;另外,国家级新区南京江北新区的建设,有利于南京发展先进制造业,未来空间大。

  “南京作为江苏省的省会,是有更高行政级别的城市,在未来会更有竞争力。”苗国说。

  苏中人口困局

  除了人口的机械增长外,人口的自然增长也是人口变化的重要因素。2017年,江苏全省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呈下降趋势,低于邻省浙江和安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水平。

  将江苏省13个地级市的常住人口增速及人口自然增长率结合来看可以发现,宿迁、徐州等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速之所以能够超过苏州、无锡等经济更为发达的城市,就是因为其较高的人口自然增长率。

  南京市社会科学院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创新型城市研究院执行副院长黄南表示,人口的变化对城市的发展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人口自然增长率的下降是城市发展的必然结果,世界各发达国家和地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处于加快发展阶段,保持一定的人口增长数量仍十分必要的。为此,江苏应加强对人口的研究,加大对外吸引力,提高人口规模。

  记者发现,江苏省各地级市中,只有三个城市2017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数,这三个城市为扬州、泰州和南通市,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1.61‰、-2.93‰和-2.93‰。巧合的是,这三个城市,恰恰为苏中的三个城市。

  从2017年苏中三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速来看,南通市居全省倒数第一,泰州、扬州也位于全省排名的后半部分。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过去苏中地区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得较为严厉,由于其经济发展水平弱于苏南,故人口吸引力相对较弱,也没有像苏北的高生育水平,因此导致上述现象出现,未来应考虑如何吸引外来劳动力。

  从2017年苏中三市的GDP增速来看,苏中崛起并不是一句空话。2017年,江苏GDP增速最高的城市为苏中三市之一的泰州,其增速甚至超越了南京;扬州和南通市则分别位列全省的第四名和第五名。

  从2015-2017年三年平均的GDP增速来看,苏中三市则位列全省前三甲。

  黄南表示,近些年,苏中三市的发展速度在江苏省内相对较快,在一体化发展方面确实做了一些较为务实的工作,比如交通体系的对接、旅游等的一体化发展等。

  其中,“南通近年来发展较快,尤其是沪通长江大桥建成后,南通将成为上海的后花园。”田伯平说。

  但苏中三市的人口状况,并不乐观。除了2017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外,记者发现,2016年,扬州、泰州还出现了人口流出的情况。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告诉记者,以南通为例,是一个老龄化比较典型的城市。过去江苏省的人口流入主要是在南京、苏州等苏南地区,对于外地人来讲,可能对南通不太熟悉。

  “南通近几年的经济、产业发展还是有自己的特色的,比如健康产业、生物科技。劳动力或者人力资本,可能会成为它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性问题,因为这些产业都需要人才。南通作为崛起中的城市,要看未来如何吸引外来劳动力。”陆杰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