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导读

  毛艳华分析,海南应重点加快复制实施几类自贸区制度政策:一是成熟的基础性、框架性和根本性的制度,较为重要的是投资贸易便利化方面;二是服务于国家当前发展战略尤其是开放战略所需的一系列政策;三是有利于本地经济产业发展的相关措施。

  5月13日,中共海南省委七届四次全会召开。会上,海南也首次系统性地披露了其建设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细致思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南明确要在全岛实施现行自由贸易试验区所有试点政策,并且强调到2020年取得重要进展,力争建成投资贸易便利、法治环境规范、金融服务完善、监管安全高效、辐射带动作用突出的高水平高标准自由贸易试验区。

  依据中央有关部署,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是海南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第一步,也是其探索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的重要前提。

  细节方面,海南强调要对照高水平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要求,以及对标国际通行规则,并明确要在更开放管理制度、大幅放宽市场准入、最大限度简化外商投资企业设立程序、跨境投融资便利化、财税管理制度体系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有所动作。

  专家分析,由于开放基础和经验却相对落后,海南自贸试验区建设需经历“学习阶段”,先对标国内开放高地找差距和补短板,并要在此过程中逐步完成从制度复制落实到自我创新的科学演进。

  建成高水平高标准自贸试验区

  4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

  自此,海南发展正式进入“自贸时刻”。但从某种程度上看,海南自贸试验区的建设并非从零开始,而是有着丰富经验可供借鉴,因为在它之前,全国已有三批11个自贸试验区,探索多年。

  早在4月17-19日,海南省委11个考察团分赴全国 1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考察学习,释放出“取经”信号。此番,上述会议更进一步明确了海南自贸试验区依托现有经验“起步”的方式。

  会议通过的有关文件明确表示,海南将全岛实施现行自由贸易试验区所有试点政策,并强调到2020年要取得重要进展,力争建设成为投资贸易便利、法治环境规范、金融服务完善、监管安全高效、辐射带动作用突出的高水平高标准自由贸易试验区。

  事实上,早前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也强调,海南自贸试验区建设要以现有自贸试验区试点内容为主体,并要结合自身特点,同时赋予了海南现行自贸试验区试点政策,第一时间为其打开了政策空间。

  “海南必先经历学习阶段。”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区研究院院长陈波分析,尽管海南在高标准开放政策上全国领先,但开放基础和经验却相对落后,因此当务之急是要先对标国内开放高地,找差距、补短板,先做到全国领先。

  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指出,此前三批自贸试验区的递进中也伴随着经验借鉴和政策制度复制,借此构建一个基本的自贸试验区制度框架,进而才能基于此开展更多制度创新探索。

  此外,上述“2020年取得重要进展”的提法也与《意见》保持一致,但后者还明确届时海南自贸试验区的国际开放度要显著提高。

  陈波说,2年不长不短,如结合中央提出的“2025年初步建立自由贸易港制度”,海南还是有不小压力,因为这一过程中海南除学习和追赶外,更要逐步完成从制度复制落实到自我创新的科学演进。

  依照《意见》,海南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第一步是建设自贸试验区;第二步则是探索实行符合海南发展定位的自由贸易港政策。

  不过,自由贸易港方面,此次会上释放的内容与《意见》基本一致,只是涉及入境旅游免签的表述却出现一定的变化,从“为进一步扩大免签创造条件”调整为“逐步扩大免签范围”。此前,经国务院批准,海南5月1日起已启动实施59国外国人入境旅游免签政策。

  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针对此次海南“全岛实施现行自由贸易试验区所有试点政策”的做法,也有一些观点表示担忧,认为海南在短时间内从“零”跃至“全面”,将对其承接基础和管理能力产生不小的挑战。

  不过,受访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这更多只是纲领性文件中的虚化目标,具体到现实操作过程中,海南未必会一口气施行所有政策,一定会结合自身省情和时机,分出轻重缓急实施。

  陈波认为,海南这一策略更多是从政策空间出发,依据中央给出的高标准的开放政策而进行了较高的开放范围和愿景的设置。目前的政策上,11个自贸区的政策海南确实都有,因而看起来像是个全国自贸区的“合集”,但是未来实施过程中与现实的结合,相信将推动海南自贸试验区探索逐步走向“交集+海南特色”的格局。

  “一口吃不出个胖子。”陈波说,海南的开放基础、经济基础,尤其是金融基础,也将会对海南的政策实施产生关键影响。

  那么,哪些政策将是重点?前述会议上,海南已有所梳理,比如海南要在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实行更加开放的管理制度;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对外资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深化现代农业、旅游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对外开放,在一些重点领域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和准入限制;扩大金融开放,建立自由贸易账户体系,探索开展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促进自由贸易试验区企业跨境投融资便利化,稳妥有序开展离岸金融业务等。

  毛艳华分析,海南应重点加快复制实施几类自贸区制度政策:一是成熟的基础性、框架性和根本性的制度,较为重要的是投资贸易便利化方面;二是服务于国家当前发展战略尤其是开放战略所需的一系列政策;三是有利于本地经济产业发展的相关措施。

  “产业上也将为海南自贸区的政策实施和创新提供指引。”陈波还表示,其一,海南自贸试验区拥有其它自贸区没有的现代种业和海洋渔业产业基础,应率先突破;其二,目前11个自贸区都没有成体系的服务业开放发展路径,海南能否依托旅游业有所创新?此外,依托海岛优势,能否在贸易和金融方面有所发展?

  此番海南也提出,深化现代农业、旅游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对外开放,在一些重点领域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和准入限制。

  同时,海南此番还重点强调要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谋划建设琼港、琼澳服务业合作园区,广泛开展经贸合作等。此前,据海南省发改委消息,该省已与香港敲定十个方面合作内容。

  多位专家分析,经济发达的粤港澳大湾区,不仅地理上与海南相近,而且将扮演资金、项目来源地的重要角色。

  “不仅资源,粤港澳大湾区还有丰富的发展和开放经验。”毛艳华进一步分析,海南要建设自贸港,可借鉴香港的自由港经验;珠三角地区发达的市场经济理念和经验,对海南亦将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