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报道说,这些天还有一批外地投资者涌到丹东去买房。说实话,我真的是不太理解他们的做法。仔细一想,其实这与过去买房人的投资思路并无二致,那就是,哪里有机会,嗅觉敏锐的他们都会第一时间赶到。而过往收益丰厚的经历,似乎总是证明了他们的准确判断。

  去年底我说楼市最好的投资时期已经过去,身边有朋友还嘲笑我“这就是你为什么在房地产圈混了这么多年却没有富起来的原因”。但我仍然坚持这个说法。买房的门槛和预期收益,都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了,且投资风险在抬升。

  丹东楼市虽然异动,但与其他热点二线城市相比,东北几个大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整体上相对较为稳定。但5月7日哈尔滨市发布通知,主城区实行限售政策,网签3年后方可上市。大连、长春和沈阳此前在3月和4月也升级了限购和限售的调控措施。如果丹东的炒作现象持续,我个人甚至猜测,不排除丹东也实行限购政策。

  相信你看到新闻了,住建部5月9日约谈了成都、太原市政府负责人。“五一”前还约谈了西安、海口、三亚、长春、哈尔滨、昆明、大连、贵阳、徐州、佛山等10个城市政府负责同志。

  不知道东北4个城市的调控升级与被约谈有无关系,但有一点很明确,主管部门在密切关注着一二线城市的楼市运行情况。年初那些预测今年房地产调控将放松的专家们可以面壁了,不过他们很可能否认自己作过这种预测。

  如你所知,经过40年改革开放,我国已出现一大批中高收入群体,其中包括通过投资买房积累了不菲的资产财富。如果不买房,钱用来干啥?我的建议是,追求美好生活的消费。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5月10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后期看,中等收入群体不断扩大,居民消费仍然具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当前不断涌现的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也将助力消费持续升级和消费潜力的进一步释放。

  我们常说,中国人民是全世界最勤劳的民族或之一。我们固然要坚持努力奋斗,辛苦挣钱,但也不妨学会健康消费。

  前两天,我劝一位80后朋友把他家三套房子中的一套卖了,部分用来消费,他听进去了。另一位70岁的阿姨,跟老伴(已去世)共买了4套房,劝她卖掉一套怎么也不愿意,说是要留给孙子(教育)。我这么多管闲事地“劝”,倒不一定全是因为后面有房地产税在等着,而是说,勤俭节约、默默储蓄是美德,但美好生活、快乐消费也是值得追求的人生内容。

  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有货物贸易,有服务贸易。众所周知的某个大国,计算与我国的贸易额时,只计算货物贸易,却有意忽视服务贸易,比如中国人到该国的旅游、留学等消费。提到这个,不是倡议去国外旅游,相反,我们国家有着广阔壮丽的大好河山,景致并不比国外差,值得细细欣赏。

  不过,民众有消费的实力和意愿,还得让人放心消费、消费得到。仍以国内旅游为例。我国中西部很多优美的景区,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严重配套不足。听朋友说,我们有的大峡谷比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雄奇多了,但可惜看不了,当地没钱投入。

  这就从消费转到了投资。

  前些时候,一位著名房企的负责人在谈及未来的公司战略规划时提到,一段时期内主营业务肯定还是物业销售,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商品房销售的天花板已隐约可见,主流房企必须寻找或培育新的增长航道(赛道)。

  3000亿级以上的房企,应该也有能力投入到新的行业,当然,与现有主业有相关性最好。虽然每每听到房企将美好生活挂到嘴边有时也不免嘀咕他们是不是借势炒作,但客观而言,围绕消费升级,值得房企投资的领域还是有不少的。

  还是以大文旅为例。教育文化娱乐旅游,任何一个垂直领域及其细分领域,在我国都可能是数千亿级甚至万亿级的市场。西湖大学,其实是政府支持、社会办学的探索,如果像创办人所说,10年后能成为世界顶尖学府,这样的投资多有意义!这所大学的联合投资人就有几位是房企老板。其他民营办学,如今也可以营利了,但我们高水平的民营教育机构实在太少。

  我有个小小的建议,包括有实力的房企在内,应该将一定资金投入到先进科技的研发领域。独角兽不应只是与风投有关。就像龙湖早些年决定将回款的10%投入商业如今已获得可观的租金回报一样,我们前10的部分房企能不能也将收入的百分之几投到研发等创新领域?

  当然,研发投入需要体制机制的保障,尤其是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这与民众敢于消费、放心消费在某种程度是一致的,即,没有后顾之忧才敢消费。前面提到的那个70岁阿姨,如果不需要为孙子的教育费用担心,她就没必要紧紧攥着4套房子不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