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进入“强省会”时代,省会城市作为强有力的资源配置中心,对区域引领作用举足轻重。21世纪经济研究院汇总省会城市的统计数据发现, 2017年全国26省会城市GDP(注:本文未纳入拉萨)以及增速发生了较大变化,反映出区域经济显现新的格局。

  其中,贵阳以11.3%的实际增速排全国第一,且为唯一两位数增长城市。西安则以名义GDP增速19.38%居全国第一。从GDP总量看,2017年,西安超过了合肥,合肥超过了济南,长春超过了哈尔滨和济南,石家庄超过了哈尔滨,乌鲁木齐超过了呼和浩特。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考虑到2017年一些省会城市GDP总量差距很小,随着各地经济发展情况不一,预计2018年还会出现新的位次变化。

  西安位次上升3位

  2017年,西安,合肥,长春,石家庄,乌鲁木齐等省会城市,GDP排名都有所上升。

  GDP位次表中,西安上升最快,2017年实现GDP 7469.9亿元,位居26个省会城市第8位,超过了合肥、济南、沈阳。在上一年,西安在省会城市中的排名是第11位,在2012年,则居第13位。

  此外,合肥2017年经济总量超过了济南,位居第9位,较2016年上升一位。石家庄2017年经济总量为6460.9亿元,超过了沈阳,位居13位。长春2017年经济总量为6530亿元,超过了哈尔滨和沈阳,位居第12位。哈尔滨2017年经济总量为6355亿元,居第14位,超过了沈阳的5865亿元。

  另外,2017年乌鲁木齐的经济总量为2743.87亿元,超过了呼和浩特,位居第21位。

  从2017年各省会城市数据看,东北城市整体在全国名次下滑,中部和西部的一些城市相对表现良好。比如西部成都和西安,GDP总量在前8之列,而贵阳近年排名也提升很快:2012年贵阳GDP居省会城市第22位,2017年上升到第19位。

  需要注意的是,各省会城市GDP出现位次变化,除了经济增速实际增长不一样外,统计调整也是因素。

  比如西安为何2017年GDP名义增速接近20%,一个原因是西安的科技研发投入占GDP比重为省会城市第一,目前这部分经过折算后都算入到了GDP。另外西安2017年开始代管西咸新区,统计上增加了咸阳部分区域的60.59万人,涉及GDP约300亿元,去掉这部分,其名义增速为14%左右,为正常状态。

  可见一个地方经济总量做大,不只是本身增长快,也与所管辖的区域变化有很大的关系。此前成都管辖简阳,成都经济总量超过武汉,也是一个例子。

  中西部城市整体工业增速较快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2018年省会城市名次将继续发生变化,原因是很多城市之间经济总量差距非常小,增速不一。

  比如2017年乌鲁木齐和呼和浩特经济总量差距只有不到0.1亿元,合肥和济南只有13.5亿元差距。济南和福州,长春和石家庄,石家庄和哈尔滨,相互之间的GDP差距不到100亿元。海口和西宁的差距,呼和浩特和兰州等之间差距,只有200亿元左右。贵阳和太原,西安和合肥之间GDP差距,也只有200亿元左右。

  从GDP实际增速看,2017年26个省会实际增速差距分化大。其中,贵阳为11.3%,昆明、西宁、 长沙、南昌的经济增速都在9%或以上。而部分城市在2017年实际经济增速低于全国,其中沈阳2017年实际经济增速分别为3.5%,呼和浩特和兰州实际经济增速分别为5%、5.7%。

  从2017年经济增速变化看, 兰州、呼和浩特等地明显减速。2017年, 兰州2017年实际经济增速为5.7%,比上一年下降了2.6个百分点;呼和浩特2017年实际经济增速为5%,比上一年下降了2.7个百分点。

  部分地方则出现继续加速。比如和上一年相比,2017年昆明加快了1.2个百分点,实际经济增速为9.7%。2017年沈阳经济增速分别比上一年提高了0.5个百分点,石家庄加快了0.5个百分点,乌鲁木齐加快了0.5个百分点。

  本次城市研究主要考虑了省会城市,如果加上直辖市,以及副省级城市,可以看出全国区域经济版图的冷暖。其中东北经济整体在回暖,但是增速仍然不高。华北和西北经济出现分化,比如华北的石家庄经济增速在加快,但是呼和浩特在放慢;西部的呼和浩特、兰州放慢明显,但是乌鲁木齐、昆明在加快。

  要注意的是,2017年工业增速比较快的仍是中西部城市,比如昆明、南宁、贵阳、西宁、南昌位居全国前几名,但是东部的广州、海口、杭州、南京,工业增速均比较低。

  工业增速放慢,表明这些地方有去工业化的情况,服务业尽管对经济贡献率上升,但因为服务业效率提升慢的原因,实际整个经济增速会放慢,竞争力会下降。因此无论是东部还是西部的城市,应该注意防止过分发展服务业、消极发展工业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