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有五个省区市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分别是辽宁、吉林、北京、上海、天津。其中京沪2017年常住人口分别下降2.2万、1.37万,天津下降了5.5万。此外,2017年辽宁常住人口下降了9.1万,吉林下降了15.6万。

  当常住人口不再增长,而是进入收缩的轨道,对城市和地区会有什么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从各地已经公布的2017年统计公报等,全国有5个省市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包括北京、上海、天津、辽宁和吉林。

  可以看出,目前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的主要是北方地区。此外,相当一部分北方省区市尽管出现常住人口正增长,主要是原因出生率高于死亡率,使得自然增长率为正导致的。扣除这一点,则某些地区也出现了常住人口净流出,包括山东、河南、内蒙古等地。

  对很多地区来说,如何面对一个常住人口惯常负增长的时代,无疑是一个考验。

  “北方很多地方常住人口增长慢,甚至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背后与这些地方产业结构调整有关。像天津和北京在进行功能疏解,东北地区是重工业发展受到了影响。”河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王金营教授指出。

  他认为,“下一步可能各地经济发展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常住人口可能也会变化很大。”

 部分地区常住人口净外流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有五个省区市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分别是辽宁、吉林、北京、上海、天津。其中京沪2017年常住人口分别下降2.2万、1.37万,天津下降了5.5万。此外,2017年辽宁常住人口下降了9.1万,吉林下降了15.6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东北三省中,黑龙江的常住人口数字尚未公布,不过该省统计部门的一份报告指出,预计全省人口总量将由2016年的3799.2万人减少到2030年的3636.7万人,平均每年减少10.2万人。

  这些地方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一个重要原因是出生率低。比如辽宁2017年自然增长人口下降1.9万,自然增长率为-0.44‰。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常住人口外流。比如2017年辽宁常住人口比上一年减少9.1万,该省常住人口净外流了7万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有些地方常住人口下降,还与外来户籍人口从本地流走有关。

  比如2017年末,天津全市常住人口总量1556.87万人,较上年减少5.25万人;其中人口自然增加1.21万人。但是外来常住人口总量498.23万人,减少9.31万人。

  此外,还有一些地区,尽管常住人口是正增长,但如果扣除自然增长因素,则出现了常住人口净流出。河南、山东、湖北、湖南、江西、贵州、内蒙古等地均是如此。

  比如,山东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174.98万人,死亡人口73.82万人,自然增长人口101.16万。但是,山东实际常住人口在2017年只增加了58.83万。换句话说,2017年,山东约有40多万常住人口外流到其他省市自治区。

  按照类似算法,扣除自然人口增长,河南2017年有38万常住人口净流出,湖北2017年常住人口流出了15.95万,江西流出了5.7万,湖南流出了4.2万。

  此外,河北、青海、甘肃常住人口是净流入,但是整体增长很少,比如河北仅仅流入了100人左右。这也表明,北方人口净流出形势较南方严峻。

  为何出现这样的状态?

  国务院参事杜鹰认为,最近几年,南方与北方之间的经济增速开始拉开,增速的差距由2013年的0.6个百分点扩大到2017年的1.4个百分点。“2017年,南方实现GDP占全国总量的61%,是1980年以来占比最高的时期。呈现出全国经济增长南快北慢、经济增长占比南升北降的格局。”

  “自隋唐以来到近代,我国地区的差距主要就是南北差距,而近代以来我国地区差距主要是东西差距。现在,又出现了南北的差异,这个值得好好地研究。”他在4月1日举行的区域经济50人论坛上说。

  经济结构变革导致

  杜鹰认为,中国正处在结构变革和功能转换的特殊时期,过去那种依靠拼资源,把外延扩张进来的增长方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这个大背景下,凡是资源加工型和传统产业为主的地方,凡是市场化程度低,市场机制和体制改革滞后的地方,结构变革和动能转换的困难就更多一些。 而基础较好的地方,市场化程度配套能力较强的地方,就可以比较从容地应对结构变革的挑战,保持经济平稳增长。”杜鹰说。

  他认为,各地要改善好营商环境,发挥本地的优势。“比如广东为什么这几年发展比较主动?就是利用其他地区的科研成果,拿到当地搞产业化。”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广东2017年自然增长人口只有100.53万,实际常住人口新增了170万。换句话说,有约70万外省常住人口流入了广东,成为广东常住人口(需要居住6个月以上)。

  另据了解,2017年其他常住人口净流入快的地区,还有浙江、新疆、重庆等地。不考虑自然人口增长因素,浙江2017年常住人口净流入了31.3万,新疆流入了19万以上,重庆是流入了14万左右。

  另外,江苏、安徽、四川、山西、西藏、福建、宁夏、海南等地常住人口,都是处于净流入状态。

  这些地区常住人口流入事出有因。比如,广东和浙江经济形势较好,海南气候条件佳。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四川、重庆一度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处于快速净流出状态,目前,这个趋势在扭转。

  西南财经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中国人口学会常务理事杨成钢指出,要仔细分析北方各地常住人口外流的原因。

  比如东北常住人口外流,与华北常住人口外流原因不同。由于东北体制机制的原因,导致东北经济发展机会以及就业机会相对匮乏,更多人向其他地方寻找发展机会。而在华北地区,过去较多重工业企业布局在当地,如今政策正在调整这类高污染、高耗能企业。

  而北京天津地区人口外流的原因主要在于城市管理。政策的制约、生活成本高等因素导致外来流动人口难以承受其压力,在其他城市陆续出台吸引人口的政策之下,北京天津常住人口出现外流的情况。

  “经济发展过程中,人口是重要的生产要素,东北、华北地区发展机会的萎缩,导致人口流向其他城市,经济发展最终会呈现出区域发展之间平衡与不平衡的动态变化。”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