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伊始,万科在深圳召开了公司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而相比于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的两项议案,各界更为关注的是王石近些年到底从万科获取了多少收益。

  此前,公众号大摩财经发表文章,指出王石在过去七年间,通过自己给自己发钱(即时现金薪酬、经济利润奖金)、买万科股票(员工持股计划),获取了超过10亿元的收益,其中8.3亿元为购买股票的收益。

  对此,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明确表示,上述文章中的计算有多处错误,股票收益多算了4倍,目前只有2亿元左右浮盈,并且王石最终拿到的金额肯定会远比市值低。

  “文章说过去7年,王石拿了1.7亿元(即时现金薪酬及经济利润奖金),1.7亿元其实也不对,其实只有每年公布的及时现金薪酬是对的(经济利润奖金由于此前采用积分制,而积分每年会调整,最终金额只能发放时才能确认)。即便是1.7亿元的收入,一年是2000多万元,像王石这样的创始企业家,一年拿2000万元高不高,相信各位股东自己心中有权衡”。

  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以2000多万元年薪计算,王石的收入相比同规模企业的高层,在不计算这些高层奖金的情况下,最多相差也多达10倍。

 股票收益只有2亿元

  提及万科的合伙人持股计划,便不得不涉及万科的经济利润奖金制度。据悉,2010年,万科对薪酬结构做了一项重大调整,削减了部分销售奖、年终奖,把这部分钱用在经济利润奖金(EP)上。当时规定,经济利润奖金总额按照年度经济利润的10%进行计提。“不管是正负都要乘以10%,经济利润是请权威第三方计算的,万科的管理层不但没有决定权,甚至没有建议权,所以不能说管理层是自己给自己发钱”。谭华杰表示。为了保证即时激励效果,他彼时还为这个奖金设计了年功积分制度,当期发放,以之与经济利润奖金相对应,视为未来分配的考核依据。不过,2017年新版考核制度已将其取消。

  2014年,万科又对EP奖金方案做了一次比较大的调整,修订为取消当期发放的个人奖金,每年提取的经济利润奖金全部作为集体奖金,需封闭运行三年,期间不得进行分配。

  同年,为了提振股价顺便完成万科B转H的工作,公司在2014年宣布了事业合伙人制度,1000余名万科的中高层管理人员,用2014年前留存的经济利润奖金(总额约14亿元),加上杠杆(约36亿元),买入了万科4.49%的股权,即金鹏资管计划。

  而随着此后出现的“万宝之争”,万科股价节节攀升,王石所谓8.3亿元的股票收益,也正是由此而来。

  谭华杰则指出,媒体在计算时,把本金高估了一倍,收益倍数高估一倍,最终的8.3亿元实际是被高估了整整四倍。“王石通过合伙人资金计划获得的实际股票收益应该是2亿元左右,而不是媒体错误计算的8.3亿元。且这是股票增值的收益,跟万科本身的成本和支出没有任何关系,和其他股东持有股票获得浮盈也没有任何区别。但王石连2亿元都拿不到,万科不断有新的合伙人进来,新的人在帮前面的人付利息,前面的人即使要退出,也不可能按照二级市场的价格来套现,只可能大打折扣,让后面的人来接盘”。

  EP制度有争议

  此外,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万科的EP计划,在部分员工中实际上并不被欢迎,尤其是递延奖金制度以及由此衍生的年功积分制度。

  实际上在2014年强化递延机制前,从2012年开始,所有高管的全部EP奖金和所有中高层奖励对象的部分EP奖金不再当期发放,作为集体奖金统一递延三年。

  “这部分钱实际上就是以前销售奖和年终奖的一部分,EP奖金制度的递延机制,实际上让万科所有中高层,都会晚几年拿到本应在当年获取的奖金,我们很多员工实际上都不支持,毕竟奖金在万科员工收入的比例中占比很大。而且影响EP积分的条件很多,挺复杂的,比如期间跳槽,就意味着你要放弃很多奖金收入。说实话,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最终能拿到多少经济利润奖金。”有万科员工对记者表示,“相比递延机制,用EP资金池里的钱买股票,当初反对的人更多”。

  不过,对于参与了万科合伙人计划的员工来说,当初让他们颇为反感的“集资买股”,这些年却意外的为他们创造了不小的收益,虽然还不能全部拿到手,但较之当初的预期,已经强了很多。“这或许是‘万宝之争’对我们来说,带来的最实际意义”。上述万科员工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