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柏年:事了拂衣去

地产k线   2018-01-29 13:47:01

64岁的寿柏年绿城中国“隐退”近三年,昨以“卖股票+辞职”的方式,彻底离场。

    文/乐居 李艳艳

  64岁的寿柏年绿城中国“隐退”近三年,昨以“卖股票+辞职”的方式,彻底离场。

  1月28日晚间,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寿柏年出售手中所持绿城全部股份,股比合计8.06%,每股售价12.08港元。买方为香港中资基金。以12.08亿元股价计算,寿柏年由此获取收益约21.09亿港元。此外,他已提交辞呈,辞去执行董事等职务。

  在理想与情怀根植于内心的“教父”宋卫平面前,寿柏年一贯扮演沉稳低调的财务管理者与守护者角色。“宋卫平背后的男人”、“大内管家”、“绿城压舱石”,是寿柏年在任绿城20年间,外界给与其的评价。

  从襁褓时期的绿城、赴港上市的风发意气,到资金链危机、融创-绿城胶着之时的奔走筹谋,再到集团改制、中交集团入主的尘埃落定,围绕在绿城身上大大小小的“成长性”事件,寿柏年都不曾错过。

  在寿柏年售出其全部绿城股权之后,以宋卫平为轴心的绿城创始人团队合计持有的股权只剩下宋卫平夫妇手中的10.496%和曹舟南手中的0.246%。而10.496%的股权中,已有4.62%捐给了丹桂基金会。目前绿城的大股东中交集团和九龙仓(0004.HK)分别持股约28.9%、24.5%。

 绿城“二东家”彻底离场

  寿柏年出售股票的消息早有传言,这被外界看做其退休计划的一部分。去年11月30日,有消息指出,绿城前行政总裁寿柏年计划出售手中持有的全部绿城8.06%股份,接盘者为香港一家上市公司,每股价格超过12港元。随后,寿柏年对媒体回应称“此消息没有任何依据”。

  然而不到2个月,事态出现反转。1月28日晚间,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寿柏年以每股12.08港元价格出售持有绿城174549783股普通股权益,占绿城全部发行股本的8.06%。他所持股份的一部分已于1月26日出售完成,剩余股份将于4月6日或之前完成。

  上述公告还表示,寿柏年已提交辞呈,辞去执行董事、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将于第二次股份买卖完成起生效。事实上,早在三年前,寿柏年就已退下具有实际意义的管理岗位。

  地产K线翻阅公告获悉,2015年6月底,寿柏年宣告退休,辞去绿城行政总裁职务,该职务由绿城执行总经理曹舟南接替。彼时回应辞任事宜时,他表示,“鄙人平生素以淡静自处。今既退任,则更无意叨贵媒体之尊席以有扰众人之清听。”

  离开绿城高管层后,寿柏年一度进入并购行业寻找机会,并参与杭州一些项目投资。2015年6月,他发起成立浙江并购俱乐部,面向浙江企业并购整合。不过,彼时卸任行政总裁之时,寿柏年仍保留绿城执行董事等多重行政职务。

  如今,寿柏年彻底离去。

曾多次欲退而无果

  有报道称,早在2009年绿城遭遇资金链危机时,寿柏年就曾考虑过退出,但苦于公司内部没有理想接班人。

  在2014年绿城提出出售股权之际,寿柏年也曾表示因为身体原因意欲退休。宋卫平表示,促使他决定出售绿城股份的重要原因,正是寿柏年的健康问题。南方周末报道称,寿罹患腿疾多年。2013年,寿柏年还曾在路演回来的机场突发胃出血,血量超过1500cc(相当于3个矿泉水瓶的血)。他的夫人当天致电宋卫平,“老寿的身体真没法在一线扛下去了。”

  “绿城以宋董为主,我是宋董的助手。”相对于理想文艺而又大胆激进的宋卫平而言,更多时候,寿柏年扮演的是绿城“资金守护者”角色。低调的作风背后,这位2006年前从未接触过资本市场的高管,在此后的日子里承受着巨大压力。这在2006年赴港上市、2008年宏观调控、2009年的资金链危机、2011年的“调查门”等诸多案例中均有体现。

  “永远要提前备好多个资金筹集方案,我不能试错。”寿柏年曾对身边人表示,“资金方面的困难,能够在我这个层面解决的,就尽量少给宋董添麻烦。”此前,经济观察报曾报道称,在那些困难的年份里,年关对绿城是一道坎:时任行政总裁、年届6旬的寿柏年需要不时地代表管理层出面找钱,以避免资金链断裂。至于老板宋卫平,“他本能地排斥有嗜血属性的领域”。

  宋卫平曾对于规模的偏执以及超乎常人的“赌性”,将绿城的建筑品质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做到极致,却也一次又一次由于资金链问题将这家企业带上悬崖。绿城的资金链危机中,寿一直在替宋“还债”。

  2012年,九龙仓51亿拔刀相助绿城度过短暂危机。但风波并未就此停息。

  融绿之争初期,即绿城发出收购收购公告次日,宋卫平终于松口,“不如舍去,得到一份自由。”2014年6月融创中国(01918.HK)收购绿城发布会上,他说,“如果绿城继续走下去,寿总(寿柏年)每天都将面临着巨大的融资压力。”彼时楼市量价齐跌,绿城财务状况“岌岌可危”。而选择融创,则因为“现在的市场上,能拿出60亿元现金的企业不多了。”

  注资结果却大出所料。融绿之争最终在宋卫平的毁约中落幕。寿柏年不仅要为这场戏剧化收购收场,更要为已经相互融合一年之久的融绿阵营解体寻求过渡。正如当时一封流出的蓝城内部信所言,“最落寞的其实不会是孙先生(孙宏斌),而是他背后隐居20年的老爷子(寿柏年)。”

  至于绿城的另一关键性投资角色,九龙仓,则在3年后的2015年退出绿城董事会。经历过市场起跌、绿城股权更迭及领导频繁交替的经营历程,央企中交建投下72亿,成为第一大股东。绿城的财务安全由此暂保无忧,但也彻底改头换姓。

 “老同学”与“老搭档”共进退

  宋卫平曾称自己“和老寿是一致行动人,我不退老寿也退不了,权衡再三,老兄弟共进退吧。”

  寿柏年与宋卫平的渊源自大学时期就开始开始。1977年正值国家恢复高考,24岁的寿柏年考入杭州大学历史系,并与小他4岁的宋卫平成为同班同学。寿柏年曾回忆称,“我们俩在学校时关系就挺好的。”有报道称,寿的功课很好,而宋兴趣广泛,学习成绩不如寿。寿曾笑称“我是好学生给坏学生打工”。

  大学毕业后,寿柏年先后进入浙江省鄞县县政府、宁波市政府办公厅及中国华能集团浙江公司工作。从机关、国企,兜兜转转直到1998年4月,他加入绿城,一度担任浙江绿城集团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他常说,“没有老宋,就没有绿城。我是自觉、自愿地当他的助手”。

  在绿城成立第四年,寿柏年方才加入。彼时,36岁的前党校老师宋卫平以15万起家开创绿城,相比同城发展迅速的南都,规模颇有不及。但当四年后两者同时发出邀约时,寿柏年选择了绿城。他说,“绿城只有老宋一人,很辛苦。”

  在绿城,两人分工明确。宋负责制定并监督集团发展战略及产品规划、产品设计和市场营销等“外部”工作;寿负责绿城日常业务协调及财务管理等“内部”工作。性格迥异的两人堪称完美地配合了十余年,共同将绿城推上规模与品质房企高位,直至寿柏年卸任行政总裁。

  “寿柏年有着超过一米八的个头。他不但个子高,声音也有种沉稳的磁性,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厚道的老大哥。”蓝城集团副总裁黄连友曾如是评价宋卫平的黄金搭档寿柏年。在绿城一位员工看来,他有一种让人心安的魔力。

  绿城内部员工用“勤勤恳恳耕耘的老黄牛”来比喻寿柏年,而这种性格与他的经历密切相关。16岁时,寿柏年加入浙江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团,在钱塘江口的萧山东北部围海造田,挖山造路,一待就是8年。宋卫平则在同一兵团的临平地毯厂织地毯。寿柏年曾对媒体表示,正是这8年的农民历练造就了自己勤勉、坚韧的性格。

  至于寿柏年在整个集团层面的评价,则可从彼时融绿之争时的一封蓝城信件中找到踪迹。信件内容称,“老爷子”寿柏年是“义薄云天的男人”,“他很累了,却在每一个关键点都对兄弟作出了义无反顾的支持。他受过的委屈,无人能及,他受的尊重,远不如聚光灯下的人。”

  绿城的“后宋卫平时代”已然到来。大约两年前,宋卫平真正把权柄交给了股东和新管理团队,走下神坛的绿城开始尝试更具普适意义的企业经营之道。近期曹舟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绿城正在探索合伙人制度,尝试推动绿城500人的核心团队持股。宋卫平名义上仍然是绿城中国董事会成员,但他已将更多心思投入到蓝城业务。

标签:

参与讨论 0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

资讯排行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