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来源:德科地产频道

  昨天(1月23日)晚上,万科创始人王石在北京水立方有场演讲,《回归未来·到文明源头拥抱未来》。我们整理了王石先生演讲内容,未经王石先生审阅,错别字请见谅,略有删节,标题系德科地产频道所加。

  认识你自己

  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聚在这里?过去一年对于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时刻。6月份我辞去的万科董事长,在这里我特别想借这个机会,对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成长,对我的关心,对万科的成长,对万科的关心,给出友谊,给出关注,给出帮助,甚至给出批评,给出指责的,对这些人,我感到没有你们,万科不可能有今天;没有你们我也不可能这样堂堂彩彩地站在这里,所以在这里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特别感谢在创业跟我在一块,但陆陆续续离开万科的老员工,有的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但是大部分还在。我想借着今天晚上的机会,我更要把他们邀请到这个会场来,所以在这里我特别来表达我对他们的感谢,我和你们是在一起的,谢谢!

  我们来说什么呢?在深圳34年,在万科33年,我想说什么?我想我在万科非常欣赏两句口号,到现在我还记得非常非常清楚,而且一直保留下来。一句也是我第一本书的书名叫《大道当然》,第二句话就是非常让我更欣赏的叫做“让建筑赞美生命”。

  我说的“大道当然”,“大道”是什么“道”?是罗马大道,还是我们讲的“道法自然”的道,还是其他大道的道。

  我想在这里今天分享的,我理解的“大道”就是道,道法自然,就是大道对于生命的本源,我们对于生命的渴望,我们对于生命的渴求,我们对生命的搏斗、搏杀、奋斗,经历过很多坎坷,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目的是为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所以我就想我的开篇就从这样生命的源头,对生命认知做一个个体的开始。我想说的开头就来谈谈,我的父母。

  我们这个家庭是个大家庭,八姊妹。很小的时候我记得九岁的时候,我母亲就让我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家,姥姥家辽宁义县,从郑州到义县小火车两千公里,我九岁带着弟弟妹妹转车,第一站北京,第二站锦州,还有十五里的山路,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是把我们这样放出去。我更多的印象是我在家庭里母亲对孩子的管教,我想跟她的锡伯族性格有关系,督促我们做作业,督促我们一定要做好。不免就发生和她的一种抗拒心,我想起来了我十几岁就当兵,五年之后我写信告诉她我要复员,没想到我离开部队三天前,我母亲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从郑州赶到乌鲁木齐问我,“你犯了什么错误?”你复员我相信99.99%的复员兵都是很好的。第二个就是你为什么要复员,当然相持之下,我坚持我要复员,复员回去了和我母亲这种关系就比较紧张。

  回去是工作学习,我准备考大学。再一个谈恋爱。谈的女朋友领到家里,母亲也见了,也一块吃了饭,但是她没说同意不同意,但是不说结婚了,就说谈朋友对象。通过我姐姐就给了我一张照片,就是妈妈的同事知道我复员回来了,小伙子很精干,说给他介绍个女朋友,我母亲另有心意,照片我一看,我觉得我母亲是唐朝的审美情趣。当然你们都知道了,这个关系就很紧张了,一年之后我就上了大学,大学三年之后毕业就到了广州,我觉得在广州没有母亲严厉的管辖了。当然谈恋爱也觉得彻底的自由了。

  在广州又谈了恋爱,这次至少体型上的标准也不是妈妈的标准,我心里不清楚她是什么态度,反正我想我在外面你也管不着我,但是结婚的时候母亲送了我一床毛毯,这个让我第一感到非常温暖,第二也感到了对于我的选择,她不再干涉了。实际之后婆媳的关系处的非常好。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感觉到的工作各方面,她还在严厉的注视着,我尽量不告诉她。

  之后她退休了,我接她到深圳住一段时间,显然在一块,我也很忙,早出晚归,基本在一块吃饭的时间很少,交流的机会也很少。但我记得有天晚上半夜被响声弄醒了,我发现门虚掩,廊道也亮着灯,我想我记得关灯了,我本能就起来去廊道里关灯,走到门口发现母亲站在那儿,我很意外,我说:“妈你有什么事儿吗?”她说:“没事儿。”一转身就进了房间。我也没有多想回去继续睡,这个我就没有太在意,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半夜我又被响声弄醒了,我就发现门虚掩,廊道灯开着,我注意着我母亲站到门口,她在往里看,我一下就僵住了,本能起来问她什么事儿,我就没有动。我僵到那里,我就发现我母亲透着廊道的灯光,注视着我睡觉的样子。我还是没敢动,就这样我甚至不敢动,我呼吸声音大了让她发觉了,我甚至有点僵在那里。20分钟过去了,我母亲关上我的门,我听到了关灯声她回去了。显然我感到母亲很想和儿子亲近交谈,但是没有这个机会。我觉得我应该多给点时间陪伴她,我之后有的时候星期天,我也安排很满了,我一定要空出来在家里待待,那段时间我待在家里挺难熬了,我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但是我想我应该拿出这个时间。

  两天过去,我想我该出差了,我拿我的箱子,发现箱子没有了,我就问我的母亲,我说妈我的箱子呢,她指着一个箱子说,那就是你的。我说那不是我的箱子,她说你箱子那么脏,我给你洗了。我提着箱子打开一看,衣服全在里面,箱子关上了,我一句话没说走了,你们知道为什么?这个箱子陪了我十年,我出差到哪全世界,各个航空标签上面全贴着,那对于我来讲是一种装饰,那是一种身份,那是一种时尚,我母亲把它给洗了。那就发现和母亲现在说了觉得还是挺温馨的,在当时来讲是非常生气的,这个气不能表露出来,我母亲是非常严厉的。

  这个时间就这样过着,但是有一件事儿我从我姐姐那里才知道,我发行股票,我记得当时1988年万科1300万的净资产增发股票2800万,一块钱一股,当时在深圳非常难卖,我用形象来说,除了渔船上,菜市场上我们的团队没有卖过,甚至深圳政府到下面的国营公司,民营企业、个体户,工商户都去推销股票非常困难,但是我姐姐告诉我,“咱妈把她的积蓄全拿出来,买了你万科的股票。”

  我第一次感到了我母亲对我是无条件的支持,我第一次感到。当然,后来股票一块、五块、十块、二十块,当时公司的股票价值还很小,在扩股十送十、十送五,这样一年一年,突然一不小心,我母亲成了一个老富婆了,在干部退休大院里,她好像小有名气。人家就问她,你为什么那么有先见之明,那时候你就敢买股票?她说:我有什么先见之明,那是我儿子做的事儿,那么多人不支持,我再不支持,我儿子怎么做下来呢。

  我父亲去世之后,我母亲开始信佛,非常虔诚。我也想怎么能够和她有一个交流的渠道,虽然我经常在外出差,只要在出差的地方有庙,我就去拜,我再烧三柱香。回来之后,我就把我到了什么庙,烧了香,许了什么愿,而且还见了庙的住持,聊了什么事,都告诉她,我发现她非常非常开心。自此之后,我只要出差的地方,甚至有些庙离我办事的城市还有一段距离,我都特意安排车去一趟,这似乎就成了一个习惯。

  两年前网上曾经传出一张照片里,就是我在深圳佛光寺的一张照片,说万科董事长为了处理紧急的“万宝之争”到寺院里搬救兵去了,实际上那是我母亲的两年忌日,我和家里人一起到庙里做法事。

  说到母亲,我也想谈谈父亲。相对母亲对我们的严厉,父亲在我们印象当中是非常慈祥的,性格是非常不好意思的性格,比较内敛,或者是比较羞涩的。我记得我领着女朋友跟他谈谈,谈了一段时间没有说几句话,但是他的脸已经是红的,而且是微微出汗。当然,他这种性格也是遗传到了我身上,你们可能会说王石不会啊,在台上潇洒自如,我想告诉你们,一个是我化过妆,脸红你们也看不出来;第二,我为了现在和你们讲话不出汗,我从早上到现在就没喝水。

  所以和父亲的关系来讲,他不善于表达,或者是羞于表达,我和他相处的时间就特别想父亲能够告诉我点什么,父亲能够跟我说点什么。当突然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都没有来得及和父亲这样的沟通。

  想到父母,甚至更观照我们自己。在我个人的身上,我父亲、我母亲两种性格都融合在了我的身上,我发现谈到我,就谈到了女儿。我觉得我父亲母亲的一些性格对我的身上映射出来,我对待女儿也是这样。有时候我会很粗暴的干涉她,甚至给她决定一些什么事情,但是另一方面,父母对我的爱,我父亲从来不善于表达,我对女儿也是一样。有几次我的女儿露露就问我,说:爸爸,你爱我吗?我说:那还用说吗?还有一次问我:爸爸,你爱我吗?我说:那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让我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我想在这样的场合下,如果我的母亲还在世,我一定当着她的面说:妈妈我爱你!如果我爸爸还在世,我一定会当着面说:爸爸我爱你!今天我在这里,我也知道我的女儿也在现场,我会说:爸爸爱你!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段,就是生命的本源,作为个体,就是回到你的家,你的家乡,你的父母,再一个是如何对未来的关照。

  下面这一段我想来谈谈我的另外一个感受。我的团队有一个建议,说你的表现之前都是高大上的,你能不能自黑一下?我说我还用自黑吗?我自从创业都一直被黑,到我退休之前都在被黑。但是另外一个建议来讲,所谓的自黑叫看到自己的不足,如何来审视自己。我说让我谈这个话题,我就有的谈了。

  如果说不足的话,比如说我的个子你们觉得怎么样呢?什么叫好啊?个子很高吗?我觉得我的个子不够高,所以小的时候就觉得个子不高,因为我喜欢打篮球,但是打篮球的不带我玩儿,因为个子不够高,同时我的灵活也不够。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就报考了业余体操,报考的是体操,结果人家又嫌我个高。简而言之,小时候我对我自己本身并不是很自信,但是真正的不自信不是体型方面,比如报考业余体校学打乒乓球,但是打得不行。

  但是体型方面对我来讲不是大问题,对我来讲最大的问题是我的语言学习能力,我的语言学习能力比较差。比如说地方语,我模仿得非常差,但是我想到了广东工作,我应该学会广东话。到了深圳公司组织了培训班,我参加了两期培训班,一期两个月,都是脱产。第一期没有毕业,第二期毕业了,然后到处讲广东话,在公司开会也讲广东话。

  直到有一天我到香港和合作伙伴,和几个生意人一起吃饭,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然后我说我来点,然后用广东话讲。我讲一句服务员记一句。没有想到讲完了,服务员说了一句:先生,你的国语怎么讲得这么差?这一下给我的打击太大了,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讲。遇到广东人一看到我是北方人,说我讲广东话你能不能听懂?在广东工作一段时间,我说我会听,也会讲,一般对北方人来讲总会学会一句话,就是我能听,不会讲,但是对我来讲,我能讲,但是你听不懂我讲什么。

  后来,我接到了哈佛中国留学生学会中国经济论坛的邀请,我很高兴,说作为嘉宾讲演20分钟,我说OK。但是我的秘书就说了,人家问你,你是用国语讲还是用英文讲?我说当然国语了,我不会讲英文。但是我的秘书说,人家建议你用英文。我说为什么?他说20分钟要用英文讲20分钟的信息量,如果用中文讲,就是10分钟的信息量,我说我用英文讲。长话短说,无非就是念嘛,我的哑巴英语还是有点底子,到那里去念是没有问题的。沃顿商学院从网上知道了我到去哈佛大学去讲演,然后给我发出邀请说到我们这里来讲一下,我说这不是练兵吗,先去沃顿去讲,然后去哈佛讲。

  然后就到了沃顿商学院,教室坐满了学生。我上了讲台,我就发现我双腿发颤,再往下念就非常结结巴巴,教室非常安静。我越念声音越小,最后像蚊子叫一样。好不容易念完了,20分钟的讲稿让我念了39分钟,几乎是一倍的时间,这时候掌声起来了。显然,那天的掌声虽然没有你们人多,但是比你们热烈一点,但是热烈的掌声以往有两种,一种是得了冠军喝采了,再一个是跑马拉松最后进场的那个人,表示你真不容易,我那个掌声就是你真不容易。

  我们就从费城一直到了波士顿,在路上我还在练,没想到到台上怎么难。我的助手就说了:王总,你别再练了,反正你再练都差不多。他说我给你提两点建议:第一个建议,你要声音大,反正你念的人家也听不懂,但是你声音大,老外感觉是不一样的,你声音大,中国企业家这么都自信心,你如果念的像蚊子叫,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我说这个建议好,声音大可以。第二,他说这是交流,你就得念一会抬起头,友谊的扫视一下。我说这个我也可以。当然他还说,别回头的时候找不到念哪段了。

  然后就到哈佛了,我是排第三个,第一是刘明康,第二是许小年,都是外语顶呱呱的。第三个是我,因为是第二次了,状态就好多了,我就开始了。主持人就说了:王总,你还是用中文讲演吧,我就看了他一眼,我就说:Please give me a chance,我就开始念了:Ladies and gentlemen,声音越来越大,然后抬起头来,然后一扫,然后再看,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按照时间我就结束了。

  一晃八年过去了,我又再次接到哈佛的邀请,这次不是到那里去讲演,这次是到那里作为访问学者,我也即刻答应了。但是临去之前就有一点犹豫了,我说我根本听不懂,吃饭应酬还可以,到那里是学术环境去听课,去交流,我冒然闯出去怎么适应。我发现我的秘书积极的在天津学英文,我说你学英文干什么?他说我跟你去哈佛啊。我说到哈佛是你学习还是我学习?我说你过去干嘛,这明显公司团队对我非常没有自信。我说绝对不能有一个人跟着我。然后我就到了哈佛。

  我印象非常清楚,2011年1月份,哈佛校园里白雪上跳着小松鼠,红砖房子。到了那里之后,很快就去学习,非常艰难,根本听不懂,只有借学生的笔记拷贝一下,晚上才能做作业,做的作业很少凌晨两点完成的,早上早课八点半,那几乎是熬不下去,我曾经想打退堂鼓,但是还是坚持下来。

  在这里我想分享的是什么呢?我想这是我们那一代的、很特别的情结。我们是像50年代出生的,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是没有受过什么系统教育的,改革开放我们有幸成了企业家,但是你会发现随着对外交流,我们五十年代出生的企业家和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企业家相比,我们很大的差距就是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没有在国际上交往语言能力非常差。我们对国外的了解非常少,我们应该补这一课。

  相对于海归来讲,我们定位叫“土鳖”,我是“土鳖”的代表,改革开放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我们不应该放弃,我们的机会,我们应该珍惜改革开放,给我们这一代人带来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这个机会如果你放弃了,你会不会后悔,这就是我把握着,我不后悔,即使最后我学不下去,那时候到了什么程度?偏头疼,牙疼,最后牙周不知道怎么治了,到牙科医院拔牙,我在哈佛拔了三颗牙。我坚持下来了,我觉得正是因为坚持在哈佛学习,给我开了天窗,我很多的体会是在书本上体会不到的。

  让我最意想不到的第一扇窗,是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这个你们可能会感到很惊讶,因为我在那里学习的目的是什么?是吸收,吸收就是要比较,东西方比较,我对西方文化不了解,我对我们的中国传统文化,对我们的东方文化就了解了吗?从文化大革命到现在,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基本上处于一种批判虚无,是在哈佛开了中国传统哲学课,才认识到东西方的文化,我觉得在那里的收获是非常大。非常感谢这个时代,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谢谢这个时代!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了,我是很早就到了深圳,已不觉今年就是改革开放纪念四十周年的日子。我想在这里说,我们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每个人的处境不一样,我这里在想说的就是,我的经历我的努力,和我的感受,我想我行,你也行!

  

  刚才片子放映了登山,大家可能以为我会来谈登山是吧?实际上到哈佛去对于我来讲,比登山还难的,那是心目中的山峰,对整个人生的磨炼和考验,要比那个大得多。我想借这一节,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到了深圳之后创业,创业这么多年,在创业初期,品牌还不著名的时候,个人影响力还不大的时候,你在创业那个时候一些体验,有没有遇到危机,这个过程当中你是怎么处理的?我想在座有很多创业的朋友,很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答案,我想说的实际上标准答案是没有的。因人而异,因环境而异,我下面分享的就是创业的几点:

  第一个就是创业时机,我是32岁到的深圳,似乎之前和生意没有关系,但是这32岁的人生经历,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储备,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我们不要看成功时候发生什么事情,要看成功之前,很多年轻人更多考虑,你是怎么做的。

  第二个我想说的既然是创业就是企业家胆识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从某种角度来讲是赌,这个赌你可以理解成赌博,可以理解成胆量加知识,也就是赌博从数学角度来讲,是有一个概率,你赌的时候要进行计算的。它的成功率是多少。

  第三,如何要正视自己的弱点,很多人没有从这个角度想,都想的我怎么强,如果不好是别人的原因,要从自己找原因。我想对于中国人一般来说别人的不是,我们说文人相轻,商人之间也是相轻,对于我是一个少有的例外,我就看别人的优点。记者采访我,他们以为我说不出几个名字,但是我会说出很多人的名字,包括国外的,善于看到别人的长处。这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几点:第一要有准备;第二你要有胆识;第三要善于发现自己的弱点,别人的优点。当然作为我来讲,很重要的一个,就是我要有一个目标,要有一个愿景,有一个远大的目标。当然我做的小生意就是糊口,一定时间我可以玩儿。我的目标是要做一个伟大的公司。

  问题在这里,什么叫伟大的公司?在八十年代你知道吗?我不知道。甚至万科发展明年能不能存在、发展几年,我都不清楚,但至少我有个目标伟大公司我知道,什么叫伟大公司,因为我看过很多工商管理的书。

  第一,要产品,产品被市场上接受;

  第二,要做品牌,品牌已经超越一般的产品,就是像万科这样的万科品牌;

  第三,要有行业标准,就是你不仅仅是品牌大家愿意接受,而且行业上你领先往前走,但是这三个就够了吗?不够。还有你如何超越这样的产品、品牌、标准。更多综合你企业的文化,能在市场上被欣赏,超越市场的社会上,成为社会往前进步的正能量,这就是伟大的公司。

  我记得1983年到万科创业的时候卖鸡饲料,我领着民工扛饲料,休息的时候一个民工跟我说,你们城里人,我看你也挺精明的,怎么和我一块扛麻袋,我没有回答,我心里想“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不清楚未来做什么,我要做一番事业,我要做企业就要做伟大的企业。我们就来举一个例子,遇到这种情况,我是怎么来处理的?

  我到深圳选择了做饲料行业,给饲料厂提供玉米,三个月赚了三十万,那是非常得意的,那是83年,三十万是不得了的,当时一个万元户就全国要上报纸的。

  这个时候就发生了一件事情,香港报纸登出来说这个鸡饲料里有一种肥鸡丸,里面有致癌素这样就不敢吃鸡了,鸡卖不出去了,我就看出刚孵出来的小鸡,在回电炉里烧掉,我的少年时代有资本主义危机,经济成品过剩的时候牛奶倒到海里,刚出生的牛犊被杀掉,当一个产品被人拒绝的时候,带来的这种后遗症,我也被牵连。因为我的鸡饲料也卖不出去了。买不出去怎么处理,处理的结果是元钱赚的三十万赔进去,又赔了四十万。从某种角度上讲我已经破产,银行到时间催账,我还不了就破产了。

  当时我有做了一个决定,只身买了机票飞到了大连,到大连的粮油进出口公司,问你们那儿还有玉米吗?他们说现在香港人不吃鸡了,珠三角的养鸡场也不要我们玉米了。我说你们有多少?他们说多了,仓库里有一万多吨,我说我都要。但是我有个条件到货一百天付款,实际上真到货了我付不出款,我只能假定一百天玉米卖不出去。秦皇岛订货是石家庄,一共订货两万吨,我不相信香港人不吃鸡,反正我亏了四十万,四百万差别不是很大。但是你要吃鸡了,这个玉米只有我有,因为玉米全让我买下来了,我也没钱当时还亏损四十万。

  这个船就开始装我的玉米出发,出渤海到了黄海,在黄海就进入南海,我的心情就非常复杂,晚上经常睡着就被惊醒,因为我担心我的船到了赤湾卸货他不要怎么办。我记得心情非常复杂,复杂到心中的天使和魔鬼在搏斗,其中魔鬼告诉我,这时候如果有台风把船打沉你就不用卖了,你买的有保险,这样就不存在货卖不出去了。但是我记得那年台风很多,但是我的船还是很平稳地就到了珠江口,还有两天就多深圳赤湾了。还有两天香港报纸又说了,说那个肥鸡丸弄错了,大家开始说香港人马上又吃鸡了,这一吃鸡,就得养鸡,国内很多土鸡往这里调,数量非常有限。养鸡说要有鸡饲料,鸡饲料要有玉米,但是没有玉米。我说我有,他们说你的玉米在哪里?我说在仓库里,当时亏了七十万,你哪来的仓库?我就把海运局给我的电报拿出来了,就是几月什么号船进入赤湾港,一个船装了七万吨玉米,我说我是移动仓库,现在讲移动互联网,我1983年就有移动仓库。这个船到了赤湾码头就开始卸,我记得我就站在一个小土坡上,我看到八吨的火车,大卡车,一装八吨,一辆辆的开,尘土飞扬,我就站到小土坡上看,尽管是尘土飞扬,我觉得呼吸带有海腥味的空气特别新鲜,那个天蓝啊!云白啊!就我那种愉悦感从来没有过的。

  整个两万吨到货陆陆续续,我把亏损的七十万补回来,我又赚了三百万。当时深圳很多人做玉米了,觉得这个这么赚钱,他没有看到我前面的狼狈相,整个到了千船竞发,全是玉米到深圳,这个时候我不做了,我觉得做玉米生意太难了,要赚钱很难,要亏钱是太容易了。我们知道刘永好、刘永行兄弟做饲料起家的,我不做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起家,如果我继续做玉米,“饲料大王”应该是我了。

  这个说的生死战就是我刚才讲的故事。我们还是总结一下这个故事说明什么呢,第一你会发现我虽然刚开始创业,但是我已经32岁了,我之前当兵、当工人,在部队这种历练吃苦,这都是我很好的储备,心理承受能力,对事物的判断,再一个看书,这就是准备。

  我现在讲第二个故事,第二个故事一下就拉到了1999年,那年我辞去了万科总经理的职务,和去年辞去董事长的职务略有点不同。辞职之前是一切想好的,辞职的时候我作了一个讲演,我说辞去总经理,但是我对万科有信心,为什么?因为我给万科选择了一个行业,房地产行业;第二,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制度—现代企业制度;第三,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团队;第四,我给万科树立了一个品牌。我说我不当老总,我也相信万科能健康地往前发展。这是我当时的讲演。

  晚上吃饭也很平常,睡觉也很平常,第二天早上起来吃饭也很平常,也很平常地到了公司,我的办公室没有换,秘书也没有换。回到办公室往那里一坐,就觉得气氛不对。我说人呐?以往来讲,我一上班,来请示的,来签字的,来汇报的都络绎不绝,就像现在“马奶奶”这样创业很忙。我一看空荡荡的,我就问秘书人去哪了?秘书说开总经理办公会议呢。我本能的要冲过去,但是我一想,不行啊,我已经辞职了,我现在已经不是总经理了,就觉得困兽犹斗,左右不是。

  到了下午,老总来向我汇报上午的总经理办公会,谈到第四条的时候,我说你不用讲了,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我都知道,因为都是老部下,我刚辞职,开什么会议、怎么想,我了如指掌,我说第几条是错的,你们去改。我就发现总经理非常信服地离开了我,心满意足。但是这个礼拜就不舒服,我又熬到星期一的下午他来汇报,又是明察秋毫把他打断,就是你应该怎么样。然后我就盼望着第三个礼拜,总经理过来汇报,汇报没有多久,不用我打断他,我就感到不对,我发现他不是在向我汇报工作,是在等着我做指示,我就忍住没有打断他,咬着舌头,当然不能咬紧了。

  汇报完了,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他还看着我,我还看着他,他忍不住了,说请董事长做指示地,我就说没指示。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说,他就回去了。我就想,不对,像这样下去我会出毛病的,我辞去总经理职务也是形式上的。我讲一个段子,心情和我一样,就是慈禧在颐和园一天早上起来就说折子呢?太监就说了,您不是已经把权利下放给光绪了吗?他在批折子呢,和你没关系了。老佛爷就说了,批折子可真是享受啊!

  我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就是你本身觉得逻辑上你为什么要放弃总经理,要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因为一个伟大的企业一定是制度、团队、品牌、市场,甚至在市场上你会营造一个标准,你不能以一个人为左右,不能以一个强人为左右,一旦强人离开了怎么办呢?建设伟大企业,就应该制度、团队,无论如何对你的影响是越小越好,这是你要放下的理由。但是一旦放下之后,你发现路径信赖,你非常的不喜欢。怎么办?我原来没有做好准备,我以为我会很顺利。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和万科的团队疏离。

  我这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你想放下还不行,你就是克服了权利欲还不行,你一定要给你自己再开辟一个新天地,社会上开辟一个你可以发挥作用的场所,这就是为什么我99年之后更多的开始到社会上去做公益,到社会上去做慈善,到户外去做我个人儿时梦想实现不了的,去登山,去飞伞,去帆船,去赛艇,去做这些事情。

  下面和大家分享的是在经营当中人生最艰难的时刻,对我来讲是怎么来渡过的,现在请看看一篇影片。

  刚才我们看到褚时建先生,我习惯叫他褚厂长,因为是把他当作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也是我学习的榜样,所以别人叫褚老或者褚先生,我是叫他褚厂长。

  褚厂长他的人生经历至暗时刻,从监狱出来之后,73岁带着老伴到哀牢山去创业。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情景,戴着一个草帽,圆领衫,开着口的,正在和一个民工讨价还价,就是修水泵,人家要80块钱,他给人家还价60块钱。会发觉这么一个曾经叱嗟风云,一年税利300亿的烟厂大王,在山头上修水泵讨价还价。我就问他种的成苗什么时候能够挂果?他告诉我六年,去的时候是2004年,再去的时候已经是2010年了,他就90岁了。所以他这样一个状态,这样一个大起大落,曾经是那样的辉煌,又那么遭难的,他却是这样的告诉我80岁之后的状态应该是什么样,我就非常的感慨,对我是非常有启发。人在最困难的时候不是看他的高峰,而是看他由高峰跌到低谷的反弹力,这就是我在褚时建老先生身上所感受到的。

  说到我自己,比较密切的一些人就说,过去“万宝之争”这两年里,对你的经历是非常至暗的时刻,我说不算是。

  那么什么是呢?就我个人经历来讲,包括在80年代,对我经历至暗时刻是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这个例子也可以说是很简单,因为它是非常著名的事件,所以我在这里就不展开叙述了,我就说说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对我的一个冲击。就一个帖子,大概内容两点:第一,200万我认为是合适的;第二,要求提示员工捐款不要超过十块钱,就两点我就成了历史罪人,原来曾经在中国有影响力,有名望的著名企业家,而且登上珠峰的这人,突然就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我追求的伟大的企业,在道德伦理上一定要有致高点的,但是现在说你虽然高度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但是你的道德高度还没有坟头高。

  恰巧我觉得这是非常有争论的问题,到今天也继续有争论,我们今天不从错对来说,对于我讲那是一个非常难受的时刻,第一我感到非常孤立。第二完全是我个人带来的,比如说大家提到了过去的两年万宝之争,我说那是对我的品牌来的,对我的公司来的,对我万科公司文化来的,我们的团队,我们在捍卫万科的文化。万科的文化在社会上一定影响力,本身在社会上也得到了呼应的,尽管资本市场不这样看,他认为应该是资本来说话,所以我们是一个团队,被捍卫万科的文化在战斗。

  但是回忆几年前的汶川地震,因为我一个人的言论引发的,我也是人,我不是圣人,突然被网民,被主流否定的时候,我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我们也知道当时的群情激愤,因为我个人言论,使公司信用受到很大冲击。但是我认为我没有错,我的痛苦就在于我的信念认为我没有错。但是整个言论认为你不但是错了,你到了十恶不赦的地步,因为你很吝啬,突然在形象上我成为一个吝啬的人,我是吝啬的人吗?我是吗?我不认为我是。这个不用回答,我非常清楚。但是问题在这儿,我就是这样一个位置,我感到非常孤立,非常无援,感到自己非常软弱。这个时候有人劝我,“王总,你现在必须辞职,而且离开这个国家。第一保留你的生命,第二你制造这个事件大家多少年回头看会重新审视。”我说:“我不能辞职,也不可能离开这个国家。”我不能因为制造的事件,为了将来如何评价而离开,我辞职不会因为这个理由,我为辞职做了准备。准备什么呢?如果我的言论影响了万科的股价,投资者受损失我会辞职,如果消费者拒绝买万科的房子,万科销售受影响我会辞职,如果万科的员工觉得董事长错了,他们罢工集体辞职。有那样的情况我说他们不用辞职,我辞职。只要这三种情况不会发生,我不会辞职,但是心里是非常痛苦的。熬过那段时间是非常难的,但是熬过来了。

  我想为什么放那个片子,实际上褚厂长的经历,他的再创辉煌是在我心中,我想再怎么困难我也要坚持下去,这里想和我们在座的来分享四点:就是我怎么过来的。

  第一,我做了最坏的打算,甚至我就准备肉体上被消灭,当然我不能坐以待毙。你做了最坏的打算,还准备接受,你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第二,还要保持乐观的态度,谁知道十天只后会发生什么情况,谁知道一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所以你和乐观态度一致,你做努力,因为你可能是最坏的结果,当时我为什么没再努力一下呢?所以最后的努力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是有个话叫“往往胜利在最后一下的努力当中,在最后一下的坚持努力当中,”所以一定要坚持努力。

  第三,如何面对最困难时刻的经历,成为你的财富。我相信褚厂长和下面我们会请出褚厂长的夫人马大姐,他们最有资格讲这个,如何把苦难的经历变成财富,就看我们再说我们要谈的例子,就是汶川地震,对你的财富是什么?不用很长时间,我就进行总结,发现我说的一句话没有错,我虽然那年是57岁,但有人说我像个青涩的苹果,还是很不成熟,对很多事情认识的很幼稚,这里不是说反讽的话。比如说我作为一个董事长,我说了不是错对,但是引起社会的负面强烈反应,影响公司品牌,影响股东对股票价值判断,我个人还是认为没有错,但是你应该对万科负责,就应该采取紧急措施。

  另外一个公司发生类似的情况,在万科这个汹涌澎湃的,因为这个“捐款门”对着我来的时候,另外一个公司也发出一个帖子,我是十块钱,那个公司是一块钱,风头一下扑向那家公司,没想到人家三下五下两天处理了,这个风头又转到我这儿来,因为我还没有处理,但是我意识到像那个公司采取措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本身这样一个舆论,如果我说“我爱你”这句话很难启齿的话,那“对不起”也很难吗?那么对不起我说错话了,说了不应该,不合适宜的话,说了错话不行吗?我现在认为我可以,不要把你个人的情感,个人的诉求和企业等同起来。

  像这样总结出了感悟,我觉得它成了我的财富,而且公司整个发展来讲,我们的紧急公关关系是非常薄弱的。当我们意识到我个人的影响力比我想象的大的时候,当我的公司对社会影响力比想象大的时候,就应该有更多的担当,更多的责任,更多的忍受委屈。想到这里还有什么委屈受不了的。

  所以我想在这里说的是,我的第二个33年就以对汶川地震至暗时刻我的感受和我的感悟作为第二个人生阶段的结束,谢谢各位!

  

  我们进入到今天晚上的第三个阶段,就是“生命力的美,你也可以”。

  我这里想分享的是什么叫美?我记得导演来问我,你说说什么叫美?美是很难回答的,数学是美的,因为我比较喜欢数学,当然我说还有艺术美,每个人心中的美都不一样。在这里,我给你们看一个东西,它很小,你们看这是什么?特别像一个梯子,又像是一个算盘,一扭起来是双螺旋,这就是DNA。如果我们把它对上就叫做配对,拆开就是分解,就是生命最基本元素,可以说是非常美的。在数学上来讲,DNA是怎么分解呢?就是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八八六十四。还有三对基因配一个就是简基因,简基因再往前配就是蛋白质,蛋白质就构成生命,这里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数,这就是生命。

  我们现在想说的是,我们生命的本源是美的,我们生命的自我意识、自我追求不也是在追求美吗?我们已经过了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对我的感觉上来讲,第一个阶段,你自己生命的诞生是由不得你的。但是到了人生的第二个阶段,我到了深圳特区,有一半由自己的意志,有一半由不住自己。就像作为董事长,必须受上市公司的种种约束。

  到了第三个阶段我们应该怎么过呢?我们一说到美,好像现在都想追求年轻。到了这个年纪如果你还没有白发,除非你的基因非常特别,到了这个年纪就应该头发开始变白了。当然现在更讲究基因科学,给你基因排挤,让你的头发不白,一会汪建老师会讲生命的奥妙,但是随着年龄的变化,美是不一样的。儿童有儿童的美,青少年有青少年的美,老年有老年的美。褚厂长已经90岁了,你看他的形态、他的状态是不是有一种美感?我想说的美,就是如何保持一种健康、健壮的心态,一种健康的心态,一种健壮的身体。所谓健壮的身体,他有病是不用害怕的,要说到病,我有视网膜炎、耳炎、咽炎,有病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如何对待这种病。

  人在生长过程当中,如何要保持自己的健康?如何从美来追求自己?无非三点:第一,将来饮食上要控制自己,比如我这种身体的状态为什么控制呢?因为现在我们温饱问题解决了,营养是过剩的。我们往往容易不小心浪费,一方面浪费,另外从健康来讲,对自己的身体是非常不好的。

  我讲一个我自己的经历。我是从计划经济时代过来的,我们家姊妹又多,生活上是比较节俭,这种节俭从部队到工作一直保持着,直至到万科。在万科我当然要求大家绝对不能浪费,大家也知道我的习惯吃饭不浪费。但是有一次和一个新秘书一起吃饭,他点菜,吃完了,我跟秘书说你买单,他说我当然可以买单,我说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因为今天你点菜点多了,你这次买单,下次就不会多点菜,这样在万科就形成了吃饭绝对不要浪费的习惯。

  但是有一次集团办公会议,副总以上的在一起圆桌吃饭,我们办公室主任有点矫枉过正,菜没有点过,我也没有太注意。坐在旁边的副总就说:服务员,给我拿一瓶酱油。酱油拿来了,我的副总叫徐刚,负责零售的,他酱油倒在了白米饭里搅了搅,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就吃起来了。我说菜不够可以再点菜啊。菜不够可以点菜,但是对于我们吃的也不至于点得不够。我想说的是,吃饭要健康绝对不能浪费。

  我有一个表妹是高材生,工作非常好,结婚了,找了一个对象是她的同学,上海人,也是非常清瘦。过了几年,有了小孩以后,我一见面,我说你怎么打了催肥针,圆滚滚的。他笑了,说没有,你笑话我,主要我是一家之主,剩饭我包圆。我警告他,我说剩饭你不能再吃了,你怕浪费,这是中国的优良传统,怕浪费的结果会有更大的浪费,你这样圆滚滚的,肚子舒服吗?生活感觉不好,另外“三高”就会慢慢来了。我们现在要健康的饮食,而不要浪费,更不要怕浪费来吃剩饭。

  我们这个民族是从过去饭没有吃够过来的,现在营养过剩了,大家又舍不得,突然饭菜多了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应该提倡我们要餐桌改革,要改善我们的饮食结构,要提倡我们新的生活方式。这是饮食。你们想不想看看我的腹肌?我怎么觉得今天晚上第一次得到全场的呼应,我就不给你看,看你们的表现。

  说到健康的饮食,我们现在转过来说说运动。2013年我到了剑桥,因为知道我喜欢滑赛艇,所以就安排我参加剑桥大学轻量级的赛艇俱乐部。我第一次去训练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因为体能训练有氧无氧结合起来,单杠双杠,哑铃,俯卧撑,各种动作一个半小时,我咬着牙,我觉得他们是给我下马威,他们要把这个老头轰走,因为都是年轻人,都是20多岁的小伙子,说怎么中国来了一个60岁的和我们一起训练,我觉得教练不大欢迎我。

  我是骑自行车去的,回去的时候小腿肚抽筋了,所以一拐一拐推着自行车回去。我说哪来的哨声啊?我在吹。我就很好奇了,我浑身筋疲力尽,腿一拐一拐的,怎么还吹口哨?我很愉悦,而且这种愉悦感是一种久违的愉悦,我就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显然这是一个半小时训练给我带来的愉悦。虽然我的腿抽筋,但是我人感到很舒坦。下次训练的时候,我的抵触情绪就没有那么大了,我感觉很舒畅。我就跟教练说,我说关于无氧训练是不是给我减少点,教练说不但不给你减少,还要给你增加,就是因为你的年龄,当然我没有继续问,为什么无氧运动在年龄大了要增加。在剑桥两年,一个礼拜训练四次,我离开的时候,一天不训练一天不舒服,所以走的时候不是一个礼拜训练几次,每天都是自己训练或者一块训练。训练着我就发现我的腹肌出来了,我从青少年一直锻炼,但是从来没有健身的锻炼。就是因为这样一个科学的训练,符合你年龄状态的训练。我这里想告诉大家的是,有氧无氧训练对年轻人很自然的转换,很容易的习惯。所以我为什么说在剑桥是一种久违的愉悦感,就是因为相当一段时间没有进行很系统的无氧训练。

  你们想不想我给你们展示一下什么叫有氧训练,什么叫无氧训练?有没有兴趣的到台上和我一块来展示。

  谢谢大家!